緣滅緣起(2)

 

    我從來不是咖啡的愛好者,對咖啡的品味更是不值得一提,充其量我也只是愛喝7-11裡的貝納頌(金色瓶子)。但如果我沒記錯的話,那年味全還沒推出這個差點幹掉罐裝咖啡領導品牌伯朗咖啡的暢銷飲料。而我,當然對咖啡的需求也僅止於此,所以要我來評論「日安咖啡」的味道,不但高估了自己,也浪費各位看倌的時間。

 

但我還是想稍微介紹一下,這間標榜賣義式咖啡的列車「日安,你好」,因為這列車在數十天後,竟神奇的步入數十個、數百個客人,進而還成立了類似幫派的組織。徹底的改變了不少人的人生,當然也包含了我。

 

這家也同時賣簡餐的「咖啡廳」坐落於捷運中山國中站附近,民權、復興叉路的某條街子中,旁邊開了家7-11,巷內四通八達,還有一座學校。不算寬闊的巷弄的兩邊停滿了各式汽車,許多找不到位子的機車族,只好將機車停到騎樓之上。

 

日安的後門是一座小型的私人停車場,我想應該是大樓私有的,但我始終弄不明白是那些人那些車在那出入。那年我剛剛將一台雪鐵龍的中古車賣了(為了去大陸工作),所以只是好奇,並沒有詳加詢問,畢竟我很少開車去日安。

 

但為什麼要花時間提這座停車場?原因是後來,許多八卦和鮮事話都在這座停車座外的休憩室發生。說是休憩室其實也不過是一條狹隘的小巷弄,入口的右邊擺放著一張白色的辦公室專用桌和幾張塑膠方形椅。「日安」的癮君子們,總會在那報到,那年公共場所禁煙的命令還沒實施。

 

至於日安的內部裝潢,其實和一般賣簡餐的餐廳應該沒什麼太大的不同,我之所以用「應該」兩個字,實在是因為我也很少去這樣的地方用餐。一走入巷子,「日安」那扇紅色顯明的大門就會立刻進入眼簾,門口也和很多餐廳一樣放置著一個立牌,那立牌是用以前學校相同綠色黑板,上面用白色的粉筆寫著當日的特餐菜色及價格。有人曾討論過那是出自誰的筆跡,或許曾有答案,但我卻沒半點印象,但我想多半出自大嫂(李大哥的妻子)?

 

門口右邊是一排落地窗,可以清楚看見餐廳內的一切,當然也包括了坐在落地窗前用餐的客人將食物送入嘴巴的表情。每當客人爆滿的時候,落地窗也就會擠滿了想進入餐廳的客人,但他們的目的卻不是用餐。

 

一進入「日安」,右側沿著貼著落地窗設置了簡單的桌板,椅子則是那種吧檯專用的高腳椅,平時客人少的時候總是堆滿了客人的行李和背包,有些喜歡安靜的客人則用刻意的選擇那個位子,一邊喝著咖啡一邊利用窗光的陽光或街燈當照明,看著當天的報紙或是自己喜歡的書籍。

 

那一排位子正坐是面對著窗外的巷弄,將椅子一百八十度的旋轉後,可以清楚的看見「日安」的每個角落、每個人,有時我也很喜歡靜靜的坐在那。餐廳內的右邊牆是沖泡咖啡的吧檯和簡易的點餐環境,整個櫃檯的末端連接著一個水槽,通常店內的杯杯盤盤都在那清洗,水槽前是一個木製的餐具品收區,低頭往前望可以看見店內的一切。我第一次進「日安」時,李大哥的聲音就從那傳了出來。

 

店內的桌椅擺設也沒有太大的驚喜,左邊和前面是貼著牆的舒適的沙發椅,中間則是利用木工釘置成類似辦公室簡單格局,椅子據說是股東之一的姐(大嫂的妹妹)專門請人訂坐的(後來在日安要結束營業時,我們也買了四張回家當椅子)。比較值得一提的是,餐廳有個還算寬暢的地下室,有時附近的公司行號會將之包場,做為一邊看會一邊用餐的地方,那有簡單的投影設備,後來更重新裝潢成了放置大哥一生獎牌的「棒球先生博物館」。通往地下室的樓梯兩側,分別有兩個簡易的木門,左手邊是「洗手間」,右手邊則是通往廚房和後門的地方。

 

    日安的成員,有李大哥(主要工作是公關,偶爾會幫忙洗碗,興緻來的時候也會為客人泡杯咖啡。內場主要的負責人是大嫂,平時接受點菜以及做些麵包三明治之類的簡餐和飲料。我們稱之為大姐的股東之一,則屬於神龍見首不見尾的高人,平時是來無影去無蹤,不知何時會在,也不知何時會走,總之一整個神祕,對她的了解,僅此於十分愛狗人士。比較煩忙的上班時間早中午店內還會有一個十分可愛的打工妹(但很抱歉,年紀很輕就死會了)。假日的時候也常常可以看到大哥兩個女兒的身影,幸運的話還可以看到大哥的兒子幫你點餐。廚房則是一名年紀算是輕的主廚負責,我們叫他「阿清」。

 

至於「日安」的招牌餐點是什麼?我還真的不太記得,只記得我最常點的是「蜜汁雞腿」,這也成了後來常常幫其他客人推薦的主菜。雞腿炸的十分酥脆,上面淋上帶點南洋風味酸酸甜甜的醬汁,十分可口。一旁會放置則三樣由「阿青」每日變化的菜色和一碗湯,說穿了和一般的餐廳並沒有兩樣。唯一不同的是晚上會有特別服務----轉播棒球,還附上「棒球先生」精彩的講評。

 

★★★

 

那晚在毫無睡意下寫完那篇名為「一杯讓我久久無法入睡的咖啡」的文章後,關上電腦躺在床上仍無法平復,那是我兩三年來唯一不是因為想起前女友失眠的夜晚。什麼時候睡著的我無法推測,總之是陽光穿透綠色窗簾縫隙之後的事。

 

「嘟~~~~~~~~~~~~。」床頭的手機拼命的響著,它很盡責的打算叫我起床,但頭昏腦漲的我,原本打算讓它暫時閉嘴,但當我右手指停在電源上時,這才發現電話螢幕顯示著一個陌生的電話。我嚇醒了~~~~~~

 

我帶著和以往一樣的期待心情,輕輕的按下通話鍵,那頭卻傳來一個還算是陌生的男生聲音,一下就將我沸騰的心給澆熄了。

 

「是呀,那是我寫的,怎樣?」我有氣無力的回答著對方的問題。

 

「是哦? 聽了對方的回答,我的精神似乎從絕望中稍稍清醒了過來,睡意也消除了大半。

 

「好,我上去看看。」右手拿著手機,左手將電腦的電源打了開來。幾分鐘後,我進入了兄弟的官方討論板,那一篇我昨晚隨意的文章下,竟一下就推滿了好幾頁。

 

「嗯?下午,沒事的話,我應該會去。」我對著話筒隨便的答著,兩眼緊緊的盯著板內的回文,就連對方什麼時候掛上電話我也不知。

 

 

    在忠孝復興轉成木柵線時,等車的同時我看了看手錶「4點」剛過五分,離約定的時間還有一小時,離晚上轉播比賽的時間更還有二小時半左右。下了中山國中站後,於是我刻意先轉往旁邊的三民書局,隨意亂翻著每本不知名的書籍。在無數次的翻看手錶後,分針仍在45個數字眼緩慢的移動著。

    全站熱搜

    小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