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虎情歌Ⅱ-最終回】

小虎情歌Ⅱ青春的苦澀(5)最終回

有看我小虎情歌的朋友應該會了解我都會用一首歌帶著我回到那年的記憶,也試著讓這首歌帶著各位進入小虎的每一段愛情故事,這一篇開頭的歌我想了很久,還是決定用和第一回同樣的那首歌,因為即然這個愛情短篇叫苦澀的戀情,就讓他苦到底吧,我也決定將美好的那一段簡化,一路直到故事的結束。

「這是第一次我聽不到自已的心跳,這是第一次我想要留著你往日的笑~以為你都知道~~~~~。」by 張雨生 以為你知道。




小虎情歌Ⅱ青春的苦澀(5)最終回

★★★

經過那晚她父親無厘頭式的演出和姐姐的豉勵下,我一個人不由自主慢慢地走向那條我每晚送她回家走過的小山路,每一步都充滿了回憶,每一步也都在我心中確定一次那份感情。

夜空上皎潔的月光和閃亮的星星也好像催促著我加快腳步,當我回過神時已來到她的窗前。

當窗內透過窗簾射出的昏暗燈光和月光在我腳邊不期而遇時,我舉起右手想輕敲玻璃,腦中同時不斷思量著要如何開口,這一猶豫讓我的勇氣立刻冷卻了下來。

接下來的近二十分,我不知經過她家的大門幾次、也忘了多少次將眼光試圖穿透窗簾、右手更是上上下下不知舉過多少回、嘴巴也開開閉閉無數次,就在我打算提起最後一絲勇氣,走向窗前並舉起右手時。

「你在這做什麼?」背後傳來一陣熟悉的聲音,我慌亂的轉頭,原本應該在窗內的人影卻赫然出現在我的眼前。

「我我我!我只是想拿回我的水晶。」我願意發任何一種可怕的毒誓,這句對白絕對不曾出現在我整晚的劇本中,那怕我是一個多麼可笑的笨蛋編劇。

「送人的東西,那有收回去的。」欣儀將雙手往後像是藏了什麼似的。

「不是啦,我的意思是我要拿回去,修好了再送給妳。」雖然這對白還是比不入流、三流小說的對白爛了不知多少倍,但總算挽回不少分數; 最少對女主角來說還蠻受用的。

「不用你假好心啦,故意給人家摔壞也不會道歉,我早就修好了,你看!」

「對不~~~~」「噗!!」「哈哈哈。」欣儀將藏在身後的東西拿了出來。

這個小小的動作卻化解了我一整晚的憂慮和我們兩個人的距離,也讓我們之間的感情第一次有了明確的交集。我用右手指著她手上那個用透明膠帶胡亂貼了起來的水晶仍是笑個不停,用以掩飾我那不知接下來該如何是好的表情和動作。

「你笑什麼啦,還不是你給人家摔壞的。」「哈哈哈!!」最後連欣儀都為了自己不及格的勞作分數而笑了出來,那笑聲是我們之間最美好的一次,是開始,但也是結束。

「這裡好美哦!我從不知這的夜景這麼美。」

我和欣儀並肩坐在通往我小學必經的小山坡上,看著山腳下夜幕低沉和昏暗的燈光,滿天的星光和明亮的月夜像是看著一場剛發芽的愛情戲般的照著小山頂(註:這個小山坡就是小虎情歌Ⅰ中有提到放了學後,一堆男女同學在後山集合,高談著誰愛上誰的小遊戲時的後山,還記得那時非得學大人的口氣說誰愛誰,不准說喜歡兩個字)。

「是呀,從年前我搬來這後,每當我心情不好時我就會上來這吹吹風,看看夜景,不用多久就會覺得心情突然變好了很多。」欣儀伸懶腰似的舉起他的雙手,山坡上的微風籍機吹亂了她及肩的短髮。(註:我不知我後來愛看夜景,也同時喜歡短頭髮的女生,是不是和那晚的發生的事有關。)

「所以你剛剛也是心情不好上來這看夜景?」我側著頭看著她用右手輕輕撥著被吹亂的秀髮。

「是呀,都是那個笨蛋惹我生氣。」我側看著他的微紅的右頰、和嘟起的粉色嘴唇,當場說了一個自以為幽默的對白。

「那該死的笨蛋在那?出來我好好的代你教訓她。」我學著電視電影看到的拳擊手,閃著阿里的蝴蝶步法,就像小丑般的在她身前跳躍著,雙手還若有其事的前後揮擊著。

「那個該死的笨蛋就在~~~~~」我在他還沒說完話時,就突然緊緊的捉住他指向我的右手,那是我第一次握她的手,雖然不夠浪漫,但我可是充分的把握她愣著的兩三秒,輕輕的了靠了過去。

那剁那,沒有愛情小說、漫畫形容那樣的觸電感覺,也沒有什麼酸酸甜甜的滋味,只有我們兩個人狂亂的心跳聲。

哦!還有天上的月亮好像得意似的看著祂又一次親手導的愛情劇,同時他一旁滿場的觀眾也響起如雷般的掌聲,拼了命的閃著微弱的光芒,努力為男女主角增加一點浪漫的氣氛。

★★★

「你要不要把那個破爛水晶丟了,我這星期日放假帶你去台中再買一個好嗎?順便去台中玩?你不是星期一就開學了?」我一邊咬著剛從她走上接過來的三明治。

「不要!我就愛這個破水晶啦,你管不著,這樣我才可以永遠拿這件事來取笑你。」欣儀做了鬼臉後笑了起來,一面將桌上那個破掉的水晶緊緊的捉在手上。

那時的我壓根沒想過「永遠」這兩個字,也沒有認真想過我們的感情是不是可以永遠。也許還沒有時間讓我去想,這段感情就這麼結束了。

★★★

「小虎,你有空嗎?我有點事想找你談。」大姐拍著我的肩膀說,眼非帶了些許的憂愁,就在我抬頭時迎面而來。

我擦去臉上的汗及洗冷氣機時所噴到的污水,從大姐的神氣我看出些許奇異的氣氛,當下卻不明白那段才開始萌芽的感情正偷偷邁向未知的終點。

這天早上我一如往常幫漫畫屋的主人開著門,一樣有免費的三明治和奶茶可以吃,但女主角卻偷偷換上了我那半個媒人(另一半當然是我老大嚕)。

「大姐你有什麼事要我幫忙嗎?」我心裡思索著也許和老大有關,雖然老大都說他失戀了。

「你知道欣儀的老爸因為工作的關係常常要去日本?」大姐突然無腦的丟出一句話。

「我知欣儀有跟我提過。」我輕點著頭回應,同時喝了一口奶茶。(那個年代基隆火車站前有一整排的委託行,她爸爸就是負責去日本買回那些老板需要的商品,那時叫這種工作為跑單幫(現在應該還有這樣類似的工作)。

「不過這次她爸爸回來是打算在日本那開一家專門經營兩邊的買賣的店,所以想回來帶欣儀去那住,唸書的同時也可以幫他一點忙。」大姐一字一字的說出,我想他是擔心我無法接受,這時我也才明白他要我幫的忙是什麼。

「最近我媽的身體變的很不好,我實在沒有那個能力又分心照顧欣儀和他弟弟,就連這家剛開的漫畫店也許也要關門了。」大姐無奈的表示著。

★★★

「你不是一直很想去日本?也很想和你爸爸一起生活?」我靜靜的等著欣儀的反應。

「你的意思是贊成我和我爸爸去日本?」欣儀停下快將送到口中的豆花,湯匙落在那碗她最愛的豆花上,灑出不少花生在桌上。也許因為帶著怒氣的關係,她這一聲高八度的吼著嚇了我一大跳,好在基隆廟口不時擠滿了人,來來往往的也沒發現,除了隔壁桌那位像是等著看熱鬧的老阿伯正側著頭偷偷的瞄向我們。

「妳先不要生氣聽我說,我當然也很捨不得和你分開。」我當然不打算讓老阿伯的計謀得逞,而且欣儀很顯然將滿臉的怒容慢慢的收了起來。

「你姐說也是只去兩年而已,剛好我應該今年也要去當兵了。」

「當兵?」對一個女孩子來說當兵可能是她們從來不會去考慮的問題。

「什麼時候?」欣儀問著我,而一邊的阿伯很顯然覺得八成沒有好戲可以看,所以心不甘情不願付了豆花錢後悻然的離了場。

「也許是2月、也許過完年就會去了吧,我抽到的是13號,應該不會太久。」

「嗯嗯!」這是那晚她最後說的兩個字,之後的一連幾個夜晚,我一樣早上幫她開門,晚上送她回家,只是之間的對話越來越少,也許我們都不願去碰觸那個危險的話題,但不碰並不代表它不會自動爆炸。

而那一次也是我最後一次陪她去廟口、最後一次陪她吃豆花。

離半碗豆花事件半個月後的一個晚上,我們靜靜的、慢慢地走在那條回家的小山路,我依然牽著她的手,卻慢慢開始感覺不到她手上傳來的溫度,當她將家門關上的那一刻,我彷佛聽到導演拍了一下手上的打板機,打算開始這愛情故事的最終回。

他先是命令臨時演員(大雨)突如其來無情的落在我的頭上,而當我用著小跑步跑到我家樓下的騎樓後,大雨卻又像是戲弄嘲笑我般的停了下來。

洗完澡後躺在像是等待著接下來的劇情似的在床上不斷翻轉難眠(我很少失眠),而那通電話的響起,給了我失眠的答案。

「喂!」電話中傳來陌生女子的聲音。「請問妳找誰呀?」我故意提高音量。

如果有一個陌生人半夜打電話到你家,這時你應該語氣都不會比我好太多。

「我朋友有一件事要跟你說,可是她不敢,所以叫我打給你。」那我上一秒才認識的女子這樣無腦的說著。

「你朋友是~~」在我還沒來的反問完我的問題,這初識的朋友又說話了。

「我不敢說啦,還是妳自已跟她說吧。」電話那頭傳來似乎不是對我說的內容。

「是欣儀嗎?」我腦中突然起了一個不祥的預感,像是被100噸重的大鎚敲中一般。雖然她不是惠香,我也不是孟波,但那個畫面卻無厘頭的跳出腦海。

「嘟嘟嘟!!!」我掛上電話,失神的走出房間、走向客廳,打開那扇我平時愛依靠著的窗戶,兩眼無神的從鐵架往下看,看著寂靜夜裡的街道,耳邊突然傳來不知誰家收音機響起的音樂。

「以為你都知道兩個心在相互關照,難道是我把一切想像的那麼好~~以為你都知道你對我有多麼重要,不能相信你已經從我夢裡逃跑~~~~~~」

「要我如何是好,以為你都知道,和我一樣忘不了,用感覺在擁抱。這是第一次我聽不到自己的心跳,這是第一次,我想要留住你往日的笑~~以為你都知道~~~」

 「喂!」電話又傳來我那不知名朋友的聲音。

「欣儀從剛剛就一直把自己關在房裡哭。」

「哭?被甩的是我,該哭的也應該是我才對吧?」

「總之,我看你最好來我這一趟。」

在我還沒反應說出「不要」兩個字前電話那頭又再次傳來「嘟嘟嘟」的聲音。嘴說不要,身體倒是很老實的走向衣櫥胡亂的拿了件衣服往上身套,接著就在樓下等了十多分才招到計程車(那年代半夜是很難找到計程車的),十五分後司機將我身上僅有的幾張百元大鈔全數留下後,我一個人靜靜的走在和平島(基隆的一個地名)某條空無一人的小山坡上。

那名叫「細雨」的臨時演員仍不斷盡職陪著男主角演出中,而大導演則老早就和周公去討論下一部戲的劇本去了,而那些觀眾也像是看煩了這爛戲班的在座位上睡的東倒西歪。

「欣儀,開門,小虎來了。」我的電話密友努力的幫我敲著欣儀的房門。

「我不要見他啦,你叫他來做什麼,叫他回去。」門內傳來欣儀哭泣般的嘶吼。

「喂!你就是那個叫小虎的嗎?現在欣儀是我的女朋友,你馬上給我滾出我家。」一個直到故事未才出現的男配角突然出現,然後緊緊的捉住我剛舉起要敲向房門的右手,而我卻像是忘了台詞的演員,只是眼睜睜的望著眼前這位不知從何而來的情敵。

「阿隆!」女配角沒來的及將話說完已被男配角一把推了開去,而我在聽到這是他家後,也只能用力的甩開他的手,然後無力的轉身,重新接受臨時演員「細雨」的擁抱。

我想抬頭望向導演問問他這該死的結局我該怎演,就算沒有一個happy neding最少讓我痛快的結束。不過導演好像打算隨意讓我演完剩下的鬧劇而理都不想理我,當我滿腦想著下一段要怎演的同時,女主角再次在我身後現身,可惜她帶來的不是我期待的劇本。

「小虎,他是我新男朋友,你也看到了,請你不要再來打擾我們了。」我清楚的看見她哭紅的雙眼和正在眼眶打轉的淚珠。這讓我才脫口說出兩個「我們?」的疑問句硬生生的吞了回去,跟著我突然覺得鼻頭一陣酸楚。

「對,你以後再來煩欣儀,我見一次打一次。」男配角盡情的配合演出,恨不得要將男主角搶過去一般。

我心理在想如果我那時不顧一切跑過去緊緊抱住欣儀,那下一秒會是導演推開另一個叫「烏雲」的臨時演員露出惡恨恨的眼光責罵我亂演?還是已昏睡的觀眾因為劇情急轉而拍手叫好?

但以上兩個劇情都沒有出現,因為我照著那個二十年後自己都還覺得很爛的劇本,而無力脫稿演出,那本爛劇本上面是這樣寫的~~~~~

「男主角淡淡的回頭看著女主角最後一面,選擇一個人在細雨的陪伴下花了兩小時走回市中心,那是男主角最後一次見到女主角。

故事本來在這就當結束了,女主角都沒了還演個屁,但很顯然這個天才導演仍不肯這麼簡單放過我,那晚後我的確沒有再見過欣儀,詭異的是我就連她姐也沒有見過。

那晚那一覺我睡了很久很久,夢中導演透過他的好朋友周公將最後一段熱騰騰的劇本交到我手上,而我則很乖很盡職的演出一場高燒住院四五天的戲,那些戲演完後我選擇了一個消極的作法,因為出院的第二天早上我接到一張國防部來的臨時劇本,上面寫著「2月3日入伍,兵種為憲兵」。

接下來的幾天,我仍沒有反抗導演的安排,只是過著行屍走肉的生活,除了認真的去尋找這該死小說配樂的主人是誰。並且在即將入伍的前一晚,我選了一個讓自己徹底遺忘的方法。

我一個人緩緩地走向廟口,坐在那熟悉的豆花攤上,那個充滿回憶的位子。我一樣點了兩碗豆花,同樣一碗冰的一碗溫的,但我卻連動手提起湯匙的勇氣都沒有,因為我怕我的大腦在豆花送入嘴裡的同時,無法指揮好他那名叫「眼淚」下屬,又或著那名下屬會脫稿演出用以嘲笑主人懦弱的演出。

   小虎情歌Ⅱ(青春的苦澀)全完

故事在這應該算是結束了,但在此請容小虎脫稿演出一段無關緊要的後續內容。

在這故事結束到今天為止我確然沒有再見過欣儀,但在我入伍後的半年卻意外碰到這小說配樂的主唱人(張雨生)。當然他完全不清楚自己曾幫我的愛情故事配過樂,所以我也不需支付他任何費用。但之後的幾年內我用這筆費買下他日後所有的作品,直到我寫這小說的前一兩星期,我還和老婆花了三千大元買了紀念他出道二十年的紀念音樂會的門票,雖然這場演唱會他己無法親自演唱。

如果時間可以重來,那年我們連上協助拍攝軍教片的那個夏天,雨生扛著攝影機揮汗穿梭在我之間時,我會選擇和他打聲招呼。如果連上長官不反對,還可以跟他要個簽名,要是他願意聽我還會把他配樂的這愛情故事講給他聽,當然他的演出酬勞我還是不會補給他的。

我很確定他幫我配樂的同時沒有為我的愛情故事掉過一滴淚,但我卻很清楚的記得十年後,因為那場帶走他的車禍後我為他不止一次的掉過淚。如果有機會,我一定要告訴雨生,雖然他幫我配了這一首該死的情歌,但是我還是很喜歡他,也許有一天我可以親耳聽見他為我唱著:

「以為你都知道~~兩顆心在相互關照~~~~~難道是我把一切想像的那麼好~~~~~」

也許下次我再去雨生園時,可以將這小說投在雨生園的那個信箱內,我相信雨生一定會看的的到,而且也一定會幫我再次唱這首歌給不知身在何處的欣儀聽。

    謹以最後這段獻給我最愛的歌手-張雨生

ps 其實這小說完成後,我重看了一遍突然心中有一個念頭,於是將其中兩段我自己覺得的結局給刪了,雖然那兩段我沒有100%的證據,但應該相去不遠,不過我還是選擇把它delete。

重點來了,我相信看完這二部曲的朋友一定會想討論到底欣儀是因為有了新的男朋友還是為了和父親去日本,更甚是為了面點未來的分離而選擇分手,那就任憑大家決定了,你愛喜劇收場就將結局想的美點,你愛看悲劇就當她真的有了新歡才把我甩掉也不錯=)

至於我心中自己的想法,那就留在我心中就好了,這就是我刪掉其中兩段很重要的線索的原因,希望大家可以喜歡我這個結局和用心=)

如果你真的很想知被我刪了的兩段,和我自己覺得的結局,歡迎用密語問我keke。

最後再度謝謝大家對小虎小說的愛護,也希望你喜歡小虎情歌的寫法,同時有任何意見,請不要客氣告訴我喲,你的豉勵是我寫作的能量,你的意見更是我進步的動力。



4.以為你都知道
作詞:陳家麗 作曲:翁孝良

以為你都知道 兩顆心在相互關照
難道是我把一切想像得那麼好
以為你都知道 你對我有多麼重要
不能相信你已經從我夢裡逃跑
要我如何是好 以為你都知道
和我一樣忘不了
用感覺在擁抱
這是第一次 我聽不到自己的心跳
這是第一次 我想要留住你往日的笑
以為你都知道

    全站熱搜

    小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