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虎情歌Ⅱ青春的苦澀(3)
http://www.youtube.com/watch?v=8b92CVpIkiU(很抱歉,我這回找不到我會用的mp3,只好請想聽這首動人情歌的朋友,轉移到you tube)

ps:小虎很希望有看這小說的朋友,可以一邊聽著小虎選的歌一邊看小說,畢竟這也是小虎很用心選為大家準備的)

每年深秋我總要說~~Happy Birthday~祝福妳,而這首歌~~~。

just for you~~~~~~。

這是為你寫的歌,在我們不再是戀人的多年以後,我試回憶已泛黃的妳~~

by 優客李林  just fou you。

「小虎,你明天有空嗎?」欣儀用一種我從沒聽過的聲調問著我,而我正忙著幫她將桌上的漫畫,一本一本的放回原來的地方。

「嗯?晚上嗎?」我隨口答著。

「嗯!」後面傳來一聲像是害羞,又帶點暖暖的氣息。

「我沒空哦!」我故作爽快狀的答著。

「那後天呢?」聲調明顯沉了下來。

「也沒空耶」聲調明顯拉高了起來,還帶了點作弄的高調。

「是嗎?那就算了。」於是有點生氣、有點失望的聲音透了過來。

「因為我要陪一個乖妹妹幫她姐姐看店呀,所以沒有空耶。」我故作幽默的說著。

「你~怎這麼討厭呀~~我認真問妳,妳就不能正經一點嗎?」我感覺那聲音似乎是從她的鼻孔噴出來,帶了點好氣又好笑的口吻。

「奇怪?我怎覺得你生氣的聲音比較好聽?」我還不放過她的追弄著欣儀,表面上看起來我贏了,但天知道!其實我也緊張的不得了,故意想用這樣帶點挑釁的言語只是想企圖消除心中的興奮和緊張。

「那是明天還是後天?你比較有空?我好跟我姐請假?」欣儀邊數著桌上的零錢邊問著。

「幹嘛,你要請我嗎?」「是呀我每天這麼辛苦的陪你,請我吃個飯也是應該的。」我手上已沒書了,但還是躲在書架後面和她對著話。

「你別管啦,反正告訴我是明天還後天啦,男生這麼囉嗦很令人討厭。」欣儀將今天的收入放進信封中,再將信封放入皮包後,把店裡的燈一個一個關了。

「你說明天就明天,後天就後天吧,省得你又說我麻煩。」我走到人行道做著這一星期每晚該做的事。

「那就後天好了,我明天跟我姐說。」我胡亂的點著頭,但心裡不斷猜測著她的目的~~是要請我吃飯還是看電影,但不管怎說當時我的臉肯定是紅紅的。

★★★

「小虎,你午餐吃了嗎?」「你老大還在睡哦?他是上幾點班的呀?」姐姐從櫃台裡,看著正在門外辛苦清洗冷氣的我。

「我等下買了便當再叫醒他,有事嗎?」手拿著水管邊回頭答著。

「想叫他晚上陪我去一趟夜市,不知他有沒有空。」姐姐整理著桌上凌亂的漫畫。

「妳叫他,他敢說沒空嗎,哈哈,又不是皮在癢。」手上的水管不斷因為我的大笑而上下晃動著。

「我看起來很兇嗎?」姐姐認真回頭看著我。

「不會,只是老大看起來很膽小而已。」我手上的水管晃的更兇了,少部份水還灑到店裡的電視機上。

「電視會燒掉啦~~~~你七早八早笑那麼大聲,吵死人了。」老大一臉不爽的從店內走了出來。

「還七早八早~~都日頭曬屁股了(台語)。」姐姐加入我方陣營,老大立刻退避三丈。

「你是在洗冷氣,還是在洗我的腳呀。」老大用陰森的眼神看著我,我則用了一個奇怪的眼神指向姐姐。

「妳找我嗎?我剛在裡面有聽到,有事?」老大走向漫畫屋。

「後天是欣儀生日,晚上可以載我去街上買禮物嗎?」

「原來是她生日哦。」我終於得到我想了一整晚的答案。

★★★

「那明天下午你下班,我去店找你哦。」欣儀打開家門開心的交代著我。

「不行啦,我得回去洗個澡換好衣服,我再來妳家接妳好嗎?」欣儀點了點頭,正想將門關上,隔壁的門突然打了開來,一個熟悉、親切又溫柔的聲音傳了過來。

「欣儀!等下。這個給你。」姐姐將禮物拿給了重新踏出門口的欣儀。

「真好,我這麼辛苦每天幫他開門關門,送她回來也沒有禮物。」我故意裝傻用著吃醋的口吻說著。

「有啦,我知你辛苦啦,我不是給了你一個最好的禮物?」姐姐輕笑的看著欣儀,欣儀臉紅了一下,將門用力的關上。

我在想那時我的臉應該比她紅才對。

「我真的是喜歡上她了嗎?」沿著山路往下走的我,不停的想這個答案,還有哼著聲那首名叫愛情的歌。

「如果說我愛妳,那會不會欺騙了妳?如果說我不愛妳,那會不會違背我心意。」我的聲音輕輕在混亂的腦袋裡和著,當然歌詞對不對就沒那麼重要了。

「對了,她的生日禮物要買什麼?這輩子也沒送東西給女孩過,是要買什麼好?」

★★★

「芬!如果是妳生日想要收到什麼?」我無腦的問著和她同年的二妹。

「我生日是六月還早呢」二妹看著電視不是很專心的看著我。

那幾年正是張德培開始在網壇發光的日子。電視傳來聲音,表示張德培打出一記漂亮的穿越球,我隨著兩個妹妹興奮的表情,忍不住回望向放著上頭擺大同寶寶的電視機。

「說一下啦,妳喜歡什麼?」我故意站在電視前擋住她的視線。

「走開啦!」二妹一把推開我。

「要送女孩嗎?」大妹將視線從山普拉斯的臉上移向了我。

「投其所好囉!如果你要追人家的話。」大妹給了我一個日後我送女孩禮物最大的原則。

我必需要說我那年送她的禮物比起之後的女朋友和老婆實在是算不了什麼,但是卻是我一輩子難忘的東西,我不知她是不是也這樣覺得,因為兩個月後的某個晚上之後,我再也沒有見過她任何一面。

★★★

「生日快樂!」我對著海邊大聲叫著。

「你是在祝海生日快樂還是我?」欣儀嘟起可以勾五斤豬肉的嘴抱怨著。

「你也沒有跟我說妳生日,害我連禮物也沒有準備。」我雙眼仍悔看著一望無際的幽暗海平線。

「我不要你的禮物,這一個月你都幫我開門關門、送我回家,我都沒有送妳禮物,怎好意思還要你的禮物。」這應該是我第一次覺得她溫柔的像是一個少女。

「沒什麼啦,那是因為妳姐姐拜託我的。」死鴨子嘴硬的我坐在石頭上看著滿天的星斗。

「我問你一件事哦?」欣儀故意提高聲音。

「嗯!」我回頭看著她被海風吹亂的秀髮。

「如果你喜歡一個女生會告訴她嗎?」因為昏暗的海邊我看不出她有沒有臉紅,但我卻可以開始感到自已的心跳正加速著。

「我嗎?我不會耶。」我將眼睛又重新對上閃亮的星光。

海風不斷的吹著我和她,海浪不斷的拍打著岩石和堤防。

我不知道兩個人靜了多久,也許隱隱約約也開始聽到她的心跳,因為這寂靜的夜晚和美好的海岸線,當然天上的月亮和星星都笑著,等著、看著我們這兩隻呆頭鵝會怎樣結束這片靜默。

「如果我喜歡一個女生,我不敢問,但我會偷偷的觀察看她是不是也喜歡我,如果我覺得她也喜歡我,我才敢表白。」這個回答也是日後我談戀愛最高的指導原則。

「那你要怎知她是不是也喜歡妳?」欣儀好奇的問著,我抬頭看著她右手撥開短短的秀髮,心裡就像被220v的電源電過似的。

我不知我日後喜歡的女生都是短髮,是不是因為那晚月光照耀著她那張令我一輩難忘的臉龐之故。

興許你會問,那是張什麼臉,我只能說美的像一幅畫,最少那時我心底是這樣想的。

「很簡單,我會問她要什麼生日禮物。」我看似無厘頭的問出這個問題,她卻很快的給了我一個答案。

★★★

「老大,外面的冷氣我都洗好了,下午我想請個假,晚上我就回來。」我將字條放在桌上,將鐵門重新的關上,悄悄的離開,時間是早上十一點,在我幫她一如往常開了門後。
 
    小虎情歌Ⅱ青春的苦澀(3)

    全站熱搜

    小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