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獲的寶貝

珊妮面對袋袋的白骨和好朋友的矯正器,陣陣的寒意不斷的湧了上來,冷到她的牙齒直打顫,她伸出抖的厲害的右手試圖打開另一個袋子,雖然她的心中早已明白那四個兒時玩伴的遭遇,但她仍想籍由打開另一個袋子來說服自已情況並不如自已所想,但當她打開最後一個袋子,倒出來的除了依舊的成堆白骨和不斷飛揚的灰白骨塵,還有一個長滿鐵銹的牙套。

「天呀~~~~~~~~~~~」壓抑已久的沉重心情,這一下完全在珊妮的腦中和情緒爆炸,只見珊妮雙手不斷的拍打著衣服,試圖將全身的白色骨灰拍掉,雙手不斷的輕拍雙頰打算抹去臉上的恐懼,在一連串的驚叫下,珊妮終於崩潰般的衝出儲藏室,她用力的吸呼著,盡情的讓清晨的微光用那一點點的微熱,將自已身上不斷湧出的寒意散去。

「呼~~呼~~」但這一切的動作都無法停止腦中一幕幕悲劇的重演和心中的恐懼,珊妮不斷回想這幾天下來發生的一切,這絕不是她當初回到這所想要的,傑克的失蹤卻引來這一連串慘劇背後的答案,這都不是她要的,珊妮再次大口喘著氣。

「難道這是他們想籍由自己失去傑克的心,幫助他們了卻25年來的冤氣?這樣說來,傑克的失蹤只是他們的工具?那現在呢?真相已經大白,他們應該可以把傑克還給自已了吧?」珊妮腦中不斷的胡亂思索著。

「還是她仍然沒有完成他們想要他做的?但她還可以做些什麼呢?」珊妮猛然再次衝入儲藏室將那一袋又一袋的骨頭給搬了出來,兒時她們總愛在大榕樹下乘涼,聊天玩耍。

珊妮將袋子一個一個搬到榕樹下那個自己花了近一小時才挖出的小洞中,再重新將洞用土填滿,然後躺在榕樹下大口喘氣的休息著。

珊妮閉著眼睛等待著,希望著他們會告訴她傑克的下落,因為她已完成她們想要的,最少珊妮是這樣認為的。

「還是不夠嗎?」「還要我做什麼?」珊妮腦中快速的想著童年的一切,她快速的起身,進入屋內將三樓那間六張床重新換上乾淨的白色床單,再將那些已破爛不堪的洋娃娃重新的縫補好,再一個一個放回他們的床上,珊妮又利用一些不要的布料重新的幫庭院的稻草人換了新的衣服,找了一根新的木棍將它的支柱也換了新的,對於那張充滿了哀怨又可怕的臉蛋,珊妮則選擇了一塊白布將來重新將那可怖的五官掩蓋了起來。

接著珊妮又回到了廚房,將餐桌的花格子布也重新的清洗後並舖上,同時將六張椅子一張張的放回定位。再花了一點時間烤了幾個藍莓派和他們最愛的濃湯以及香氣四散的培根麵包,最後珊妮打開了那扇記憶中充滿了美味香氣的窗子,學著院長對著窗外拍了拍手,然後回到他該有的座位上。

 「感謝上帝賜我衣,賜我食,賜我~~~」珊妮一邊祈禱一邊偷偷的看著那空著的五個坐位,但一分鐘過去,五分鐘過去,除了那充滿餐廳的食物香氣外,她沒有感到任何一絲的氣息。

「你們還要什麼?告訴我呀?到底我還要做什麼,你們才肯將傑克還我?」珊妮用力的拍打著餐桌,將他眼前的濃湯震的噴灑了出來。 

「告訴我呀~~」珊妮用著充滿了怨恨的眼神,不停的在餐廳中掃射著。

沉默的餐廳依然只有香味四處飄散著,輕風依舊吹動著窗外的鞦韆,那討人厭的「吱吱」之聲,和草人輕擺的衣角好像配合的天衣無縫的舞蹈,那榕樹不斷落下的樹葉,就像~~~~~~~~~~~

珊妮突然回過神來對著仍然空盪盪的餐廳說道:「你們真的要玩?這是你們希望的?那好,我就陪你們再玩一次。」然後吐了一口大氣。

 「一~二~三~木~頭~人。」珊妮緊緊的閉著她的雙眼。讓那熟悉的味道再度從鼻孔進入她的全身。

「一~二~三~木~頭~人。」珊妮回頭的同時,腳下卻像是有一道道暖氣湧了上來。

「一~二~三~木~頭~人。」在珊妮確認了那暖氣一共出現四次後,她慢慢的回過身。

 「一~二~三~木~頭~人。」珊妮的身後出現一陣一陣鐵器磨擦地面的聲音。

「一~二~三~木~頭~人。」珊妮回過身子,一個長髮飄逸的女孩出現在不遠的地方,及女孩的輕笑聲。

 「一~二~三~木~頭~人。」那個熟悉的牙套和滿臉的雀班也再次從回憶中跳了出來。

「一~二~三~木~頭~人。」當珊妮的眼角掃過稻草人身後人影時,她的肩膀也被輕輕的拍了一下,伴隨著女孩們興奮的笑聲。

珊妮一回過頭卻發現,那四個女孩不像兒時和夢中一樣的四散跑去,而是一個接著一個往孤兒院裡跑了進去。

「不是還沒從那扇窗傳來熟悉的掌聲和香氣?為什麼她們都往屋內跑去?」珊妮看著雙手拖著矯正器的女孩身影辛苦的進入門後,稻草人身後的男孩也對著她笑嬉嬉般的在門口對她揮著手。

珊妮跟著他們的身影進入孤兒院,時光彷彿不停在到退著,這讓珊妮的內心起了一陣陣不安和惶恐。一進入門內,珊妮的眼角看見最後一個人影也消失在大廳通往二樓樓梯下那個小小儲物間內。

珊妮的內心突然開始急速的跳動著,隨著珊妮的腳步慢慢接近那扇三角門板上的把手,她內心的恐懼和不安不斷的想從她的腦她的口她的眼中噴出。

打開那扇小門後,儲物間那一堆鷹架鐵支柱,再次不停的滑落下來,珊妮右手直覺將它們擋開,然後看著散落了一地的鐵架,心中升起一陣陌名不祥之感,窗外的陽光試圖照進那扇小門,儲物間深處內出現的另一道小門,珊妮心臟「噗通噗通」狂跳著。

「這扇門~~」珊妮心中那股不安化成膽水不斷的湧出嘴巴,眼睛卻死死的盯著那扇已失去門把的小門上。

珊妮的腦中立刻浮現那個生了銹的銅製門把「原來這就是她藏寶的最終地點?」珊妮大口大口的喘著氣,企圖壓抑內心的興奮和恐懼。

眼前已沒有退路,珊妮只能用抖到無法控制的雙手將那失去門把的門用力的推了開來,但腹部傳來的那一陣陣因恐懼不安造成的翻滾感,卻越來越激烈,珊妮看著那道連陽光無法透入門後往下沿伸的小階梯。

楷梯下傳來的是一陣一陣空氣不流通的腐臭味,這讓珊妮身子更加無法承受,扶著往下的牆邊,珊妮口中不斷的吐出一股一股熱氣的液体,她用右手不斷的擦去嘴角流出的液体,一邊慢慢將抖的厲害的雙腳往下走去。

當珊妮來到階梯的盡頭,她的雙眼也已慢慢適應地下室的黑暗,她眼前除了那股令人作噁的腐臭和她不安的情緒,也只能聽到自己慌亂的心跳聲。

「有人在這嗎?」明知不可能有人會回應,珊妮還是大叫了一聲用以安撫她內心的無助。

「山姆?琪琪?」珊妮不知為何自已要在這呼喊著已然死去的朋友。

「莎拉??」珊妮又往前走了幾步,突然地上傳來「啪啪」細小的聲音,腳上也同時感到自已踏到異物,珊妮直覺退了一步,並將身子蹲了下來,右手在地方摸索了一番。

「是傑克的藥」珊妮將地上的異物拿起放在鼻前聞了一聞。

「傑克你在這嗎??」「傑克?」珊妮心中狂跳,口中狂喊,雙手狂揮。

珊妮分不出此刻心中的狂跳是興奮?是不安?是恐懼?還是未知?,她只能拼命的狂喊著傑克的名字,雙手不斷的四下揮舞著。

珊妮不知她這樣狂喊了多久,雙手揮舞了多久,就在她打算放棄這無意義的動作時,她的耳邊出現一道她熟悉又渴望的聲音叫著「媽咪嗎?是媽咪嗎?」

珊妮就要跳出的心臟告訴她,這是她心中寶貝的聲音,沒錯是傑克在叫著她,珊妮雙眼的淚水不斷的湧出。

「傑克?我親愛的寶貝,是媽媽,媽媽終於找到你了。」珊妮往那微弱的聲音來源看了過去,不知是珊妮已習慣了這地窖的黑暗,還是那個思念兒子的心照亮了她的雙眼。

眼前那團黑影不就是自已思念許久的兒子嗎?珊妮告訴著自己,身体也往那團黑影移了過去。「傑克,我的好孩子,媽媽終於找到你了。」珊妮對著那團黑影給了一個深深的擁抱,那個她熟悉的雙眼,在隔了幾個月的思念後,又重新出現在自己的眼前,淚水滴落在傑克的臉頰。

「傑克~~~~~~~~~~~~」。

「不~~傑克~~~~~~~~~~~~~~,天呀!!!!!!!!!!!!!!!!!!!!!!!!」

珊妮腦中閃過的是那一根一根自已重新扶正的鐵架,心中閃過的卻是一陣一陣的~~~手上傳來的是一陣一陣的~~~~~~

  一二三木頭人①⑥尋獲的寶貝end

    全站熱搜

    小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