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蹤

這座古老的建築物二十多年來從來沒有這麼熱鬧過,這一天是珊妮夫婦來這的第一件大事。來自鄰近小鎮附有輕度弱智障的孤兒院,都將小孩帶來參加了這場宴會。大庭院不時傳來小孩的嬉笑聲、和大人互相打招呼的客套話,同時也傳來陣陣的烤肉香味。

洛爾在人群中不斷的穿梭、忙著和眾人打招呼和接受來訪朋友的自我介紹,這番熱鬧的場面顯然大出洛爾的意料之外,在微熱的下午他開始覺得有點汗流夾背。洛爾看看手上的手錶、對著剛從房內端出帶著超司味餅乾的太太打了一個手勢,然後指了指古堡最上一層的窗戶。

珊妮將烤餅盤放在一名看起來眼神有點呆滯的男童身邊,她對一旁的洛爾使了個眼神後,右手摸了摸男孩的金色的頭髮,左手拿了一塊剛烤好的起司餅交到他的小手上「小朋友叫什麼名字?」珊妮微笑著。

「肯~~~尼~~」小孩認真的回答珊妮的問題,口中用力的咬著那塊剛入口的餅乾,雙眼卻緊盯著手上缺了一角的餅乾,看起來神情帶著恐懼。

「肯尼你好,很高興認識你,我想傑克也會很喜歡認識你。」珊妮起了身,對著男孩身後的一名中年婦女點了點頭。

「非常謝謝你的邀請,今天肯尼也顯得特別開心。」婦女右手掌輕拍著男孩,雙間用一種極為不自然的角度上揚著,珊妮頓了頓、笑了笑。

「別客氣,我們也很歡迎你和肯尼來這玩,不用客氣當自已的家一樣,嗯!對不起我得去帶傑克下來和大家見見面了。」珊妮用一種得意的表情看著對方,然後轉身進了屋子。

「傑克~~」珊妮從上了二樓後就不斷輕聲呼喚著今天宴會的主角、她心愛小男孩的名字,一踏上二樓的地板忽地一名小女孩跑了過來。

「小心!」珊妮一把抱起小女孩,女孩笑嬉嬉的看著珊妮,但因為弱智帶給她的影響,小小臉蛋上顯得有些扭曲。

「這是上帝對她的玩笑嗎?」珊妮一邊這樣想、一邊在小女孩的臉上親了一下,並將小女孩放回地上,拍拍她的頭「小心哦,走廊上不要奔跑,下樓要小心。」

「傑克~~~換好衣服了嗎?該下來和大家見面了哦。」珊妮一上三樓就往右邊獨立的房間走了過去。

「傑克?媽咪可以進去了嗎?」珊妮輕輕的敲著房門,但房內一點反應也沒有,當珊妮想第二度敲門時,突然聽到房內傳來傑克的說話聲。

「好呀!我想去你的小屋,可以讓我的媽咪一起去嗎?」

「傑克馬上認識新朋友了?」珊妮打從心底開心了起來。

「傑克?你衣服換好了嗎?我們該下樓和大家見面了哦。」珊妮又敲了敲房門,並提高聲音。

「喀勒~」老舊的房門在發出慵懶般的聲音後,打了開來,傑克一臉笑容的走了出來。

「媽咪!我們可以去我朋友的小屋玩了,你要去嗎?」

「好呀,不過你現在得先跟我下去和大家見見面說句話,大家都在等你哦」珊妮看著身穿小西裝的帥氣男孩。

「可是我朋友要我現在就去他的小屋耶!媽咪。」傑克仰頭懇求的眼神和撒嬌的口氣對著珊妮說著。

「你的朋友在那?媽咪跟他說好嗎?我們先去和大家見個面再去他的小屋可以嗎?」珊妮把視線移到屋內,不過卻沒有看見任何小朋友的身影。

「我朋友已經先去他的小屋等我們了?我們現在得馬上去他的小屋才行。」傑克拉著珊妮的手往走廊就要走去。

珊妮心中一陣怪異的感覺,剛剛明明才在房裡想到傑克和那個小朋友的聲音,怎這會兒又離開了?她可不認為傑克剛認識的小朋友有本事從三樓高的窗方飛下去,難到又是那些他心中自己虛構出來的朋友?一想到這珊妮又聯想到面具男孩「山姆」,心情立刻變的不舒服起來。

但珊妮不想讓今天這樣一個重要的日子掃了興,馬上將那些煩人的念頭丟了開去。她蹲了下身拉著傑克的小手說道「傑克!你聽媽咪的話,你先跟媽咪去庭院和大家見個面,晚上宴會一結束我就陪你去他的小屋玩好嗎?」珊妮習慣性的摸著傑克額頭上的瀏海。

「不行,山姆在等我們了,我要馬上去。」傑克的表情從撒嬌變成任性,同時嘟著嘴。

一聽到山姆珊妮心中忍不住無名火就上來,又看見傑克近似耍賴、任性的小臉,一時動了肝火「不行,你現在就得立刻和我下樓去庭院,否則你那也不能去。」

「不要,我說了我要去山姆的小屋,就是要去~」。

「傑克~」珊妮真的生氣了。

「我就是要去山姆的小屋,我答應他了。」傑克也賭氣的轉身不看珊妮。

「好,你不想下去的話,我不想勉強,但你那也不准去,給我在房內好好的反省。」珊妮將傑克一把拉進房內,將門用力的關上「碰」的一聲。

珊妮氣沖沖的下了樓,到了庭院對著洛爾做了一個無奈和抱怨的眼神,正忙著和各式客人應酬的洛爾回以一個聳肩,表示了解。

「珊妮女士你好,謝謝你和洛爾先生今天的邀請。」珊妮身後傳來一名中年男子的聲音,珊妮回過頭去一名中年紳士帶著一名小女孩在他的身後正笑容可掬的對著自已。

「別客氣,我和洛爾、傑克都很歡迎你們肯來我們家參加宴會,希望你們可以玩的開心點。」珊妮看了一眼緊緊拉著中年紳士的小女孩,小女孩兩眼無神的看著珊妮,珊妮心中反而卻了一個冷顫,因為小女孩的雙眼~~~。

「美希的眼睛因為小時候的一次高熱,燒壞了她的右眼,不過她的左眼仍是正常的,但可惜的是那場病讓他的腦神經受了不小的影響,她的心智只有一般小孩的一半都不到。」中年紳士輕摸著女孩的小手解釋著。

「美希喜歡喝什麼?牛奶?汽水?可樂?」珊妮想起傑克的病情,忍不住蹲了下來,面對面的看著兩眼空洞的小女孩,同時心中起了一陣愧意。

女孩很顯對珊妮的問題沒有太大的反應,反而掙開了珊妮的手躲到紳士的身後去,然後用餘角偷偷看著珊妮。

「很抱歉美希比較怕生,不過和她熟了後,美希是一個很乖很懂體貼別人的女孩。」

珊妮慢慢的起了身,對著中年紳士投以微笑表示了解,然後再次將目光投向洛爾,希望他可以上樓去把傑克給帶下來,只是洛爾很顯然仍是忙的不可開交,無暇分身。珊妮只得走過他的身邊,但就在她接近洛爾的同時,珊妮發現身邊一個熟悉的小孩身影,她忍不住回頭看了一下擦身而過的男童,男孩帶著面具,一個和夢中山姆同樣的頭罩式面具。

「山姆?」珊妮心中輕叫著,說也奇怪那名男孩就像聽到珊妮心中的吶喊般的回了一下頭。

「就是那個面具,天呀~」珊妮心中就像被巨石狠狠的擊中一般,她感到一陣天旋地轉,胸口鬱悶。當她站穩了身形並回過神後,小男孩已消失在她的視線,珊妮一陣心驚回頭看了一下洛爾,但洛爾同樣不知去向,她立刻快步的走入屋內,戴著面具的男孩正好消失在2樓的走廊盡頭,珊妮開始擔心起傑克,快速的跑向2樓。

「傑克~~」珊妮心裡開始慌了起來。

「傑克~」珊妮來到3樓但不見小男孩的身影,3樓左邊的那扇門是打開的,這點在珊妮上了3樓就可以一目了然,珊妮不死心的往左邊房間走了過去「傑克~~」珊妮發現房內有一個小孩的身影,讓她心裡放下大石,但當房內的小孩回頭時,他失望了,那並不是傑克,而是一名滿臉雀班的金髮男童,而且很顯然對珊妮的叫聲全無反應。

「小朋友!這個房間不能進來玩哦。」珊妮提醒著小男孩,但小男孩仍沒有絲毫反應,只是靜靜的從窗戶望向庭院下方。珊妮慢慢的靠近窗邊的男孩,並在他的肩上輕輕拍了一下「小朋友,這房間是不開放的,下面的庭院有很多好吃的餅乾和汽水牛奶等,我帶你下去好嗎。」

小男孩一回頭嚇了珊妮一跳,只見男孩的小小臉蛋因為灼傷的關係五官扭曲成一團,珊妮忍不住的退了一步。

「太太真是不好意思,他叫約翰森,他小時候因一場大火毀了容,也讓他的聽覺和說話能力完全喪失,是我疏忽讓他不小時上了3樓,非常對不起。」門外一名年輕的太太對著珊妮一臉嫌意。

「哦!沒關係,因為這正好是我兒子的房間,比較不方便開放,你可以帶著約翰森到庭院享用點心。」珊妮示意的點了點頭。

年輕太太拉著約翰森離開房門後,又回頭「謝謝你們的邀請,我們很期待等下可以見到可愛的傑克。」然後轉身就下了樓。

「傑克~~~~~~」珊妮又開始找尋著傑克,她將右邊三四間小房間一間一間的打開尋找,但仍然沒有傑克的身影,珊妮心中開始慌亂了起來、開始有了奇怪的想法。面具男孩莫非不是夢中才有、也不是傑克虛空想像出來的?而那個面具男孩又和她兒時的玩伴有什麼關連,那個叫山姆的小男孩他的小屋又在那?亂七八糟的想法讓珊妮不知所措。

珊妮穿梭在大廳,庭院和孤兒院的每個角落,她不放過任何一個疑似傑克的小孩身影,不斷的叫喚著「傑克~」不斷的將一個又一個小孩轉身加以確認。

她突然想起傑克和自己玩著躲迷藏時,總愛躲在她的衣櫥內,一想到這珊妮忍不住中心中一喜,就往2樓自已的臥房跑去。「傑克,媽媽找到你了」珊妮用力的打開了她的衣櫥,但是衣櫥內除了她的衣服外,一點也看不出來有小孩躲藏的樣子。

珊妮又想起傑克總在不高興的時候會跑到廚房,一個人到在廚房翻箱倒櫃找出他愛吃的餅乾或糖果,一想到這珊妮又心存希望的往樓下廚房跑去。

「傑克~~~」珊妮聽到廚房傳來孩子的嬉笑聲,這讓珊妮更是開心的推開廚房木門;木門「喀裂」一聲打了開來,裡面是有小孩但確不是傑克,廚房兩個小男孩正坐在中間的餐桌吃著餅乾。

「框榔」珊妮打開樓梯下方那個小小的儲物間,掉了數根清潔人員暫放在裡面的鷹架柱子,這嚇了珊妮一大跳,她顯然找傑克找到急了 就連這小小不可躲人的儲物間也打了開來,珊妮隨手將那些掉落的鐵架子立了起來,並關上那小小的木門。

珊妮再度隨著樓梯打開了2樓的每一間房間,包括自己的房間。當珊妮又上了3樓傑克的房間並重新找了一次但同樣徒勞無功後,失望的走了出房門後,一轉身就看到樓梯口站著一個男孩,那個熟悉的男孩又出現了,珊妮靜靜的看著男童,但這回男孩似乎沒打算逃跑,在珊妮的腳步往前移了兩步後。

男孩載著面具望著珊妮;那個面具是傑克曾經玩過的面具、男孩站在廁所的門前呆呆的看著她,珊妮多希望眼前這個男孩就是傑克,他只是調皮的戴著面具和自己鬧情緒、開著玩笑。

「傑克?~」珊妮忍不住叫了面具男孩;面具男孩肩膀輕輕的動了一下,但一點也沒有逃跑的樣子,珊妮慢慢的走了過去,男孩的右手輕輕的動了一下,指了一指樓下。

「傑克?」你願意和我下樓了嗎?好孩子。」珊妮開心的輕輕拉著傑克的小臂,眼裡的淚水忍不住的流了出來,珊妮慢慢將雙手往上移。

「親愛的傑克,媽媽跟你道歉,不該那麼兇對你說話,山姆的小屋好玩嗎?」傑克仍是一言不語透過面具看著珊妮。

「好了,我們現在可以下樓和客人見面了,但你得先把這個玩具面具拿下來才行哦。」珊妮微笑著並將右手放在面具上面,打算將傑克面具拿下來,但出乎意料的傑克突然用力一把將珊妮推了開來。珊妮讓傑克突來的舉動給嚇了一跳,重心一個不穩往身後的廁所跌了進去,所幸胡鬧飛舞的雙手正巧捉住廁所的邊框柱,才不致於摔到。但傑克接下來的動作卻又讓珊妮大驚失色。

「碰」的一聲,夾雜著珊妮的慘叫聲,原來傑克將珊妮用力推起廁所後,又將廁所的門給關了起來,此時、珊妮的右手正想利用門柱止住重心,卻被門狠狠的給夾個血肉模糊。

珊妮因劇痛放了開原來放在門柱的右手,一下失去重般跌入廁所門內的浴缸裡,隨著珊妮慌張的隨手亂捉,廁所內的東西一陣東倒西歪後、通通一股腦掉落在珊妮的頭上,當珊妮垂新張開她那驚慌失措的雙眼時,廁所的門已緊緊的被關了起來,透明的玻璃門後傳來面具男孩的影子。

面具男孩手上拿著一把key,好像在取笑著珊妮的窘態般,他用力的敲著廁所門上的玻璃,浴缸內的珊妮在確定廁所外的男孩不是傑克後,開始失聲尖叫著「洛爾~~~~~~~洛爾~~~~~~~~~~~~~」。

十分後廁所的門重新打開,洛爾用著一臉疑惑又心疼的表情看著太太,洛爾的身後也站著不少今天他們重要的客人。

洛爾將珊妮帶到傑克的房間,用醫藥箱包紮著珊妮受傷的右手,洛爾手上的棉花棒沾了沾碘酒「親愛的,這可能會有點痛,忍耐一下。」當棉花棒碰觸到珊妮受傷的右手背時,珊妮的表情一點也沒有改變,因為手上的劇痛怎也比不上傑克失了蹤給他帶來的痛苦。

「你別擔心,傑克也許只是賭氣在附近亂逛而已,等下我們就出去找找,也許他只是和那些他自認為的虛擬朋友玩著遊戲而已。」洛爾企圖安慰眼前失魂落魄的珊妮,但當洛爾提到那些傑克常常提到的虛擬朋友時,珊妮隨著將雙眼移向傑克床頭前,那個放著奇怪娃娃的架子上。

珊妮突然大叫一聲「傑克~~~~~~~~~~~」就往房外衝了出去,緊接著一陣急促「達達達」的聲音傳來,珊妮已衝了下樓,珊妮無預警的甩手將洛爾手上的消毒藥水灑了一身,當洛爾回過神後,珊妮已不知所蹤,他打開房內的窗戶並大叫著「珊妮~~~~~~~~~~~」。

洛爾看著珊妮奔出庭園的鐵門,一路往通往沙灘的石子小路跑了過去,洛爾擔心珊妮的安危跟著跑了下樓,只留下空盪盪的房間和牆架上的四個女娃娃。

「珊妮~~~~」洛爾追著珊妮一路來到了沙灘,看前方的珊妮還在沙灘上狂奔著,他望著沙灘上因為沒有穿鞋子被石路上的石子畫破腳底的太太身影、和沙灘上的腳印及一灘灘的血跡,這讓洛爾更加心疼的大聲的叫喚著太太。

「傑克~~~~~~」珊妮不但沒有因為先生的叫喚停下腳步,卻更加是快速的往海裡衝了過去,海浪無情的拍打在這個為了營救兒子的母親身上,沙灘的盡頭、山丘上燈塔和下方的山洞,出現一個人影,一個男孩的身影。

「傑克~~~哦~~不~~傑克~~~」珊妮看著不斷因潮水大漲湧入山洞的海水,一面驚叫著兒子傑克的名字。

「珊妮~~~回來太危險了~~~~~~~~~~~~」洛爾跟著珊妮的腳步接觸到冰冷的海水。

「撲通」珊妮一個腳步不穩跌入了海浪之中。

「珊妮!!!!!」洛爾看見被海浪淹沒的太太,一陣驚叫,但隨後又看到珊妮再次的起了身,只是身邊夾雜著大量的紅色血跡把湛藍的海水染的一片鮮紅。

「傑克~~~~」珊妮看著慢慢被淹沒的男孩,身子不斷的往前移動著,但因腳下的傷勢讓他又再次的跌入冰冷的海水中,正當珊妮覺得無法呼吸的同時,一隻粗壯的手臂將他從鹼苦的海水上拉了上來。

「珊妮你沒事吧?」洛爾吃驚的看著太太。

「洛爾,傑克在那,快去救他」珊妮用手指著前方已被淹沒一半的洞口。

洛爾看著珊妮指的那個除了海水不斷湧入卻空無半個人影的山洞。

「你受了傷,先去醫院吧找傑克的事我會麻煩羅潔警官幫我們找,你放心。」

但洛爾懷中的珊妮仍是死命的掙札著,口中不斷的喊著「不~傑克在那,快去救他,傑克,快去救他,拜託!!救救我的兒子,我的傑克~~~~」

   一二三木頭人⑦失蹤

    全站熱搜

    小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