慘案的背後

「謝謝你,珊妮,謝謝妳救了我出來。」小女孩看著越來越遠的背影,那個她即熟悉又陌生的背影,她可以感覺得出來那背影這麼說著,但是卻又帶了那麼一點點的哀傷,女孩心中自然而然這樣的覺得。

小女孩往面走了幾步,想叫住那個背影,確定那背影是不是她認識的那個背影,因為這個背影有那麼一點點不同,不同的是?

面具,就是那個令她害怕的面具,這個背影讓她不覺得害怕是因為他沒有面具?他沒有面具是因為他不需要了?他不戴了?還是???

小女孩不經意的跟著那背影就要向前走去,但前方卻出現一團光芒照著男孩的背影,光影下小女孩瞇著眼,看到那個背影回過頭對著他做了一個揮手的動作,好像示意女孩不要再過來,她並不屬於那個光影背後的世界,小女孩終於止著步伐,男孩的身影滿意的消失在光影之中。

「山~~~~~~~~」小女孩想叫出聲,但突然覺得眼前一道剌眼的光芒正對著自己的瞳孔照射著,她胡亂的揮著手但那光束仍是透過指縫不斷照向自已疲累不堪的雙眼。

「局長!!局長!!珊妮小姐!!醒了!!!!」

「辛苦你了,醫生,這麼晚了還勞煩你跑這麼一趟。」一個熟悉的聲音在珊妮的耳邊響起。

「這是那?」珊妮的第一個念頭。

「傑克呢?」珊妮的第二個念頭。

「那個洞中的布偶呢?」隨著第三個念頭,珊妮試圖握緊雙手,但很顯然她的手心上空無一物。

「所以,我是死了嗎?我被淹死了?那個男孩呢?他得救了嗎?」珊妮的眼前慢慢出現柔合的光影和一個他熟悉的人影。

「珊妮小姐,你沒事了吧?」珊妮張開沉重的眼皮,不停的眨著眼。

「幸好你先生在離開小鎮前有先到警局要我有空來這看一下有沒有需要幫忙的,我看到你的腳印才知你去了那個山洞,還好我即時趕到,否則不堪設想。」珊妮慢慢想起差點淹死在洞中的事情,但她仍不明白的是,她為什麼要這樣堅持的去救一個娃娃,連命都不要了?雖然最後的一秒她發現那並不是什麼娃娃,但她為什麼要這樣做,難倒是?

「珊妮小姐,你為什麼會知那個洞中有那男孩的屍體?」珊妮虛弱的腦中突然「轟」的一聲巨響,原來她不要命去挖的東西是個屍骨?是那個叫山姆男孩的屍骨?

「珊妮小姐,對不起,也許你身体還虛弱,我不該這時候問你的,那妳好好休息,我已經連絡洛爾先生,天亮他應該會趕回來的,我會留下一名員警守護著妳,明天天亮我再過來詢問一些細節。」羅潔一連幾個問題 ,並沒有得到珊妮的回答。

「等等!局長」珊妮用盡全身的力量才吐出這四個字,企圖留下已走出房門的羅潔。

「珊妮小姐,妳躺著就行了,千萬不要起身,妳剛從鬼門關回來,我想你需要的是休息,我還是明天再來好了。」嘴上是這樣說,但對25年來謎樣的案情,她明白就算是回警局這一夜也不可能好好的成眠。

「羅局長,我想麻煩你兩件事。」珊妮沒有回答剛剛羅局長的任何問題,不是她沒有聽見,而是她不想答,理由是?恐怕連她都不清楚,但最少她明白那個遊戲還沒有結束,因為她還沒找到她的寶貝。

「珊妮小姐,有什麼事盡管吩附,我一定盡力幫忙,只要我幫的上的事。」羅潔半蹲在珊妮的床前,用心的聽著珊妮的每一個字。

「這事很容易,妳一定辦的到。」羅潔點了點頭,示意珊妮說下去。

「第一,馬上打電話要我先生不要回來了,就說我沒事了,要她不要擔心。第二把你留在這的人全撒走,我沒事,我不需要任何的警衛。」

「可是!這~~~~~」羅潔等這突如其他的要求,一時不知所措,只是張大了眼,看著帶著倦容,卻有著堅定的眼睛的珊妮。

「如果局長,你想明白這裡25年來,所發生的一切,請妳照著我說的去做。」珊妮這段話,等於是將羅潔逼上了絕路,因為這25年來的祕密就在眼前,但是她是一個警察明知珊妮會有危險,又怎可能答應她這樣的要求。

「我不會有事的,放心,局長,我比你想的更加珍惜自已的生命,因為我還想抱抱我的兒子、傑克。」珊妮一提到傑克的名字,淚水不自覺得又流了下來。

「這~~我~~。」羅潔站了起來,在房間不斷的踱步,思索著。

「如果你不肯答應我,這件沉寂了25年的案情就將永遠石沉大海。」

「這是恐嚇還是威脅?」羅潔背對著珊妮看著窗外慢慢升起的月亮。

「就算你當成是一種利誘也行,但這的確是事實。」珊妮無奈的吐了一口氣。

「我無法答應你叫你先生別回來,但我可以將我的人全帶走,因為這是你的權利,我無法強迫你接受任何保護,但我希望你接受我最後的請求。」羅潔轉過身,將手上一具無線電話交給珊妮。

「一發現有危險,馬上打給我,我會在警局待命,至到天亮。」珊妮接過羅潔手上的電話。

「謝謝你局長,從我回來的那天起就給你添了許多的麻煩,我必需承認妳是一個好警察,我為我前些日子的言行和今天的相救,道歉和致意。」珊妮伸出他的右手。

「千萬別這麼說,我了解你失去,哦不~找不到兒子的痛苦,我也得跟你說聲對不起,對這幾個月來的一無所獲。」羅潔和珊妮緊緊的握著手。

★★★

「你或是你們想要玩的遊戲應該還沒結束吧?現在這房子又只剩我一人,可以繼續了。」羅潔走後,珊妮靜靜的躺在床上思考了一會兒後吐出這樣一句話。

重覆了幾次這樣的話,房中的一切仍沒有任何改變,甚至靜的出奇後,珊妮只覺得眼皮和腦袋漸漸因為疲倦慢慢的閉上了眼睛,她不知這樣躺著睡了多久,一直到她被房門打開的聲響驚醒。

「卡拉。」珊妮睜開眼睛並快速的起了床,坐在床上看著房外。

珊妮看了一下四周,卻發現自已並不在自己的房間,而是在她小時候三樓那間大客房裡,她帶著驚慌的神情將身子從床沿移下,雙腳自然貼著地面找尋著她那雙溫暖的毛睡鞋。

就在他腳尖快要無法承受地板的冷涼想將雙腳舉起時,她發現腳邊有一雙布料製成的拖鞋,但卻是小她無法穿上,珊妮自然的將視線移到那張小布鞋處,這才發現那雙小鞋子寫了兩個字,珊妮將拖鞋湊近發現鞋子上寫的是「珊妮」兩個字。

「我小時候的室內拖鞋怎會出現在這?」珊妮四處張望著這間她小時候睡過幾年的房間,她同時發現房內的每張床上都放著一隻娃娃,除了她自已剛剛下來的那張床。

透過窗外往下望,珊妮看到那熟悉的大榕樹依然不時的飄下一片片落葉,她穩約還可以聽到那討人厭的「吱吱」聲,還有那個她不怎喜歡的稻草人,突然他發現稻草人的身後竄出一個身影,緊接著後面也跟著出現四個背影,正追著前面的那個背影,往那間堆滿雜物的儲藏間追逐而去。

珊妮當然明白那五道身影是什麼人,她光著腳忍受著腳底不斷傳來的寒意,奪門而出後她才發現整個房子都不太勁。該怎說呢?她覺得這房子怎好像回到過去,她深深的記得搬回來後不久就把這房子當初一些她不喜歡的地方做了改變,例如三樓走廊的那幅仿名畫孟克的「吶喊」,她實在不喜歡畫中那張可怕有點扭曲的臉,所以當她第一天回來就為他換上同樣是名畫的米勒「拾穗者」,這會是誰又將「吶喊」換了回來,珊妮跑過這幅畫的同時恨不得將它再度取下,但現在她沒有空,她要去看看那間儲藏室裡,她的朋友們在那做些什麼事。

但珊妮來到大廳時更驚訝的發現,她和先生最愛的那台純白色的鋼琴竟不見了,是先生託人先行搬回老家了嗎?怎她事前一點也不清楚,但同樣的她也只是半跑步經過大廳,打開那個看起來有點怪異卻又說不上來那怪的大門,直往儲藏室而去。

「不要~~不要~~」珊妮清楚的聽見一個男孩的叫聲從小屋中從出。

「你這個噁心的怪人,整天帶著可怕的面具,還敢將珊妮的娃娃偷偷的藏了起來,我要把你的面具打開,看你的臉是不是也和心一樣的醜陋。」

「嘻嘻嘻!!」屋內傳來一名女孩興奮的叫聲和其他女孩附合的笑聲。

「不要,那不是我偷的,不要扯我的面具,那個娃娃是姐姐幫我縫好的。」男孩哭泣的聲音不斷的從儲藏小屋傳了出來。

珊妮突然放慢了腳步,慢慢的將身子往窗子橫移去,她太想了解那天夢中她聽到、看到的情形是不是會和眼前發生的一樣,於是珊妮來到窗邊,慢慢的移動她的雙眼,從窗邊露出一點點視線。

「旁噹」玻璃突然炸碎了開來,裡面出現一雙掙扎扭曲的雙手,夾帶著破璃碎片噴向珊妮的臉龐,對這突如其來的狀態珊妮完全無法閃躲,而且她的臉本來就貼著窗邊,這不到十分之一秒的時間,根本無法閃避,就連閉上眼睛的時間也沒有,就讓玻璃穿透她的臉。

珊妮不明白玻璃是怎樣穿過自己的雙眼,就像變魔術一樣,但更加讓他驚嚇的是就連那雙救助的雙手也接著碎玻璃穿過自己的臉,隨後馬上到來的就是那張恐怖又無助扭曲的臉蛋,緊緊的貼著自己的臉。

驚魂未定的珊妮,透過窗子看清那五張黑影的臉孔,沒錯這五個臉孔就一如她在樓上窗外看到猜到的身影一樣,但讓她訝異的是,屋內的五個人就像完全沒有看到她一樣,繼續玩著他們的遊戲。

有著一張漂亮臉孔,但卻帶著一絲高傲的雙眼的女孩正命令著另一個臉上張滿雀班的女孩,將爬在窗戶求助的男孩半拉半拖的扯回屋內。

「不要!不要將我的面具拿下來,求求你們~~」男孩躺在地上雙手緊貼著面具,用哭泣的聲音不斷哀求著,但他身後的玩伴朋友,很顯然絲毫沒有停手的意思,一旁沒有動手右腳上戴著矯正器的女孩和那個缺了門牙的少女,開始出現同情的表情「不要這樣啦,珊妮也不希望我們這樣欺侮他的。」

「你們不要管,我今天非把他的面具拆下來,幫珊妮出口氣。」琪琪右手緊緊的抓著男孩的面具,男孩死命的雙手護著面具,一面仍苦苦的哀求著。

「不要欺侮他,住手,琪琪,難到你看不出來,山姆有多痛苦嗎?快住手。」珊妮從窗外大聲呼喊著,可是不但琪琪沒有住手,她發現其他人對她的喊叫也似乎完全聽不見。

「莎拉!莎拉!」珊妮再次喊叫著她最好的一個朋友,但是莎拉卻只是用手摀著眼睛和耳朵,看的出來她也開始不忍心再欺侮可憐的面具男孩,就算他真的曾經偷過她最好朋友的娃娃,但她卻無法阻止琪琪的行動,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聽著山姆不斷的在地上掙扎和哀嚎。

「不不不~~~~~~~~~~~~~~」「哈哈哈哈!」男孩臉上的面具在一陣的拉扯下,終於被女孩給扯了下來,男孩雙手緊緊的掩住他的雙臉,女孩卻高興的高舉著手上的面具,得意大笑著。

「他的臉!!!!!!!!好可怕哦。」一臉雀斑的女孩從男孩的指縫間看到他一塊又一塊的疤痕,嚇的她驚叫著不斷倒退。

「我的臉!我的臉,嗚嗚嗚~~,你們要看嗎,就讓你們看個夠,看呀看呀!」山姆突然發瘋似的將雙手打開,讓他那張佈滿血絲和燒燙疤痕,連五官都擠成一團的面容,完全的陳現在四個女孩的面前。

「怪物~~~怪物呀~~,好可怕的怪物,不要靠近我,走開走開~」四個驚慌的女孩在小屋四處亂竄著,這回卻輪到男孩追著女孩跑。

「來呀!!過來!!不要跑,你們不是很愛看我的臉,讓你們看個夠呀,呵呵呵。」山姆不斷的追趕著琪琪,琪琪卻只能緊緊的閉著雙眼,雙手胡亂的揮舞著。「不要呀,拜託你,不要過來,我是開玩笑的,請你原諒我。」

珊妮從窗外卻只能看見男孩的背影,但從四個驚恐的女孩臉上,她可以想像男孩的臉有多麼的可怕,就當她想出聲制止山姆的報復時,耳邊已傳來一陣驚叫聲。

「山姆,山姆,我可憐的山姆,你們這些女孩怎能這樣欺侮他,你們會有報應的,一定會有報應的。」珊妮的身後傳來一個女子慘烈的叫聲,珊妮一回頭蒙妮卡正迎面而來,正想出聲蒙妮卡卻已從他的身體穿了過去,珊妮用手在身上捉著摸著,卻發現自已的身體就像透明一般,是摸不到任何實體,當珊妮正驚慌時,男孩已從門側衝了出來,往珊妮正面衝了過來。

「哇~~~~~不要過來,不是我,我沒有欺侮你,不要來找我。」

一二三木頭人①④慘案的背後

    全站熱搜

    小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