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橋頭站-延三夜市-旗魚米粉】推薦度:★★★☆

我常跟朋友聊起身為「台灣人」在吃這檔事上的幸福,試想有那個國家24小時餓了都能很容易找到熱騰騰的食物?又有那個國家有如此多的特色小吃和夜市?若論起「台灣小吃」「米粉湯」也許無法連中三元,但名列前茅則不為過,最少在「大稻程」這個台北較早開發的地方,「旗魚米粉」攤多如牛毛,光是延平北路從南京到民族這段路程算吧算吧少說應該也不下十家。

 



據我的耳聞這當中最出名的莫過是「永樂市場」對面的「永樂旗魚米粉」,而今天要介紹的「延三旗魚米粉」小虎是知道店但不知店名,住大稻程的那段時間也曾去吃過,不過卻忘了「味道」。

看到「旗魯米粉」的鄰居「肥前屋」突的想起昨天「右上四十五度角女生」跟我說那的小鰻魚飯從140一口氣漲到190,聽的小虎是咋舌連連,恨自己沒早點再去嚐嚐。書中提到這攤「旗魚米粉」營業的時間是晚上到凌晨,約莫是傍晚五、六點才開始,想想這也吻合「延三夜市」的動態。

那天同「右上四十五度角女生」看完「殺手歐陽盆栽」後,送她回家後順道來到「延三夜市」有計劃的完成了跟著舒國治計劃之十九攻略。

據說以前此店只有這個小攤,後面的店面是之後才擴大的(好像每個有名的小吃都是從這樣的小攤車開始的),我不清楚這家開了多久,但猶記約莫七八年前便曾吃過這家的「米粉湯」。

店內沒有冷氣就像一般的小吃店就單純的放著桌椅和一台電視,可在這炙熱的夜晚還是吸引人為數不少的人潮,情願揮汗吃碗「米粉湯」,試想這不就是「小吃」的魅力嗎?

以現在的眼光來看,可能這種保鮮的方式較為不衛生?不過在那個「小吃攤」橫行的年代可沒有人對此產生一點懷疑?也就這樣的「夜市文化」養活了一堆台灣小孩?此店最特別的是當中的「旗魚」片。(其實還有一張是店家把旗魚切成一小塊放著另一鍋湯燙熟的照片,不過整理照片時我發現不甚美觀便取之下來)。

要論小吃攤的炸物對小虎來說「紅燒肉」絕對是必點的「冠軍小菜」,要是再要說起「紅燒肉」的話當真可以寫成一篇專欄,好好的說說我吃過不下數十家的「紅燒肉」,看倌們千萬別小看這單純將整塊「五花肉」下鍋炸再切片的小菜,看似簡單味道卻各家大大不同,就連口感也不盡相同。

好吃的「紅燒肉」炸的外酥內軟是基本功,做不到千萬別端上桌只是徒留遺笑。再則「紅燒肉」好不好吃的另一個關鍵則是「肉質」本身,需選用半肥半瘦的「五花肉」整塊下去炸,有些將之切成較小的橫片才下鍋這便明白無故流失了許多「肉汁」殊為可惜。
此攤「旗魚米粉」的「紅燒肉」光看賣相就覺得好吃,理由是切過橫斷面看起來水軟軟的,不會像失去光澤水份的肌膚,肥瘦的比例也相當不錯。

吃上第一片:「好吃」兩個字油然而生,外酥內軟的基本功相當到家,外表也不會因久放而有變硬變軟的情事發生(有不少店的紅燒肉便如此,放涼了外皮便硬的難以下口,有些則變的軟糊糊一點口點也沒有)。咀嚼紅燒肉內部時,肥瘦適當的五花肉也不斷的分泌出原始的「肉汁」,一點都不會有過乾的感覺,相反的還著一抹舒服的「油滑感」,一整個就是好吃無誤,這也顯示這類小攤通常都炸功了得。

剛說到此店炸功了得,在「舒國治」的「台北小吃札記」一書中「舒老」一反常態的介紹並稱讚其此家的「炸物」,前頭我也因「紅燒肉」對其炸功好生說嘴了一番,不過此攤的炸功在這「炸花枝」上更顯淋漓盡致。
再提前題的「紅燒肉」固然是好吃,可要我說出比之好吃的「紅燒肉」可能一時半刻也說不完,但要論「炸花枝」我恐怕是一時半刻也想不起半家能與之抗衡。

先說說這花枝本身的口感那是Q軟異常,這樣的口感才咀嚼了兩下便讓我愛上「它」,說它「Q」卻不塞牙縫不過硬、說它(軟}卻又暗自帶點迷人舒服的「咬勁」,不過整體的口感也就是那三、五秒的時間,便全數自然的滑入滿足的「食道」中,只留下意猶未盡的餘香。

再說這「炸花枝」令我著迷的另一個原因「炸功」,我不太楚店家用的是何種粉下去炸的?為何會如此之香(我指的是外表那層),如此迷人,試想如果外面的「鹹酥雞」都有此等功力的話,那我還不天天吃開來?這「炸功」是挾起來酥,吃起來卻酥中帶軟,粉像是炸的連在「花枝」上又像隨時都會因為咀嚼脫離「花枝本體」,這麼說我只是要強調這「花枝」本身固然是軟Q夠味,但假若單吃上面那層炸粉好像也挺不賴的。吃完後嘴吧竟會殘留一抹淡淡的「油香」讓人有一口接一口的衝動,說到這份上可能有小虎的忠實食友會抗議,怪我兩套標準,這一聽分明是「炸粉」的味道搶了「花枝」的「鮮甜」,照我之前的理論,當屬失敗之作?

好吧!要是看倌要用此理怪罪於小虎,我便也興然接受,這全怪此攤的「炸功」著實了得,但這麼說並不是說這盤「炸花枝」便嚐不到「花枝」的「鮮甜」,只能說其「炸功」太過迷人,讓我的味覺留連忘返。

本想再加點「雞捲」可想想在晚上十店多吃此消夜已是莫大的罪過,再多點便有毒害器官之。才看了這碗「米粉湯」我心頭便浮起三個字,那便是「舒國治」,看起來較一般米粉湯(清徹)光看我就知道為何「舒老」要寫「它」。

一般來說台灣的米粉湯有很多種,有粗的接近「米苔目」、也有細的接近炒粉絲的,想是在來、蓬來米的使用有所不同?整體雖都叫「米粉湯」但吃將上來,口感卻大異其趣。

這碗「米粉」有點接近「東門市場」黃媽媽的那般粗細(當然也許此攤的年紀比之老也說不定,要說東門市場黃媽媽的米粉像此攤也絕對行),吃起來不像粗米粉的彈牙,卻也有一絲絲輕的咬勁,此米粉最大的特色當屬其「吸湯汁」的能力,以至於一口米粉入口非但不會有過乾之嫌,相反的「湯汁」讓整個嘴吧多了一份「飽嘴感」,「湯汁」的「清香」和「米粉」淡淡的「米香」融合的讓人「傻傻分不清楚」。不過乾硬、不過軟糊的口感應當是老少咸宜才是。

即提到「湯」那便順道聊下去吧!這湯我才喝一口心頭便清晰的浮出六個大字「統、一、肉、燥、米、粉」,這「湯」不止看起來「清徹」喝起來更加「清爽」只得一股淡淡的「米線」香和一抹若有似無的「魚味」,而我會說「它」像伴隨很多人長大的「統一肉燥米粉」興許來自那「油蔥」香。不過當中真要細分還是有所分別,一來此「旗魚米粉」所下的「油蔥」不多,只是點到為止,並不會像後者(若你是像小虎整包油蔥都放進去)那般過重、過搶。二來最大不同則在前者是米粉和旗魚香甜的縫細中嚐到「油蔥」香,而後者正好相反在「油蔥」香中只能嚐到淡淡的「米線香」。

這湯雖說不上令我驚豔,卻也讓我留下深刻印象,最少我不曾喝過這般「清爽」的湯頭,是故就算是早已滿頭大汗我還是將之整碗湯喝個碗底朝天,是想今年冬天我必然再找時間來此喝碗暖胃又迷人的米粉清湯。



 

 

說完了「米粉」和「湯頭」接下來再聊下這碗「旗魚米粉」的「旗魚」和附上的「魚丸」。

一般來說「米粉湯」中很少擱上其他的配料,若有多半是肉片之類的點綴物。我不清楚此店老板放「魚丸」的用意是讓客人轉換「味道」還是對其「魚丸」有信心,又或單純增加這碗「米粉湯」的附加價值?若是前者小虎無力也無意反駁,若是中者我便不予置評,倘若是後者我主觀覺得這「魚丸」並沒有幫之加到分。說穿了這「福州魚丸」外不夠彈,內不夠油潤,肉香亦不明顯不跳,比之同在大稻程的「佳興魚丸」相去甚遠,但還是那句老話:「吃這檔事,絕對主觀,說的只是小虎個人的口感和筆觸,和別人無關!」

「旗魚米粉」是不是每家都會放上「旗魚塊」?好像並不盡然,最少我喝過不少家是沒擱的,可我還是要老實說這「旗魚塊」想是在湯中久放之故,嚐起來味道並不十分明顯,雖說燙這旗魚塊是分開煮的,不是單純丟進整鍋「米粉湯」去熬。再細細嚐起來有點咬勁的「旗魚塊」竟有幾分「肉未」的嚼勁,要說轉換整體口感和味道,我想這幾小塊「旗魚塊」便以足夠,最少還較能吸晴,不是嗎?

整體來說,我是覺得有沒有「旗魚塊」、「魚丸」並無多大的差異,光是「湯」和「米粉」其實便足夠。再細要是我來的是冬天可能整體的評價會高上許多也不一定,畢竟吃的汗流挾背斷不能讓人覺得「舒服」。

延三夜市旗魚米粉湯:台北市延平北路三段83巷口(昌吉街口)
營業時間是傍晚直至淩晨。

★★★跟著舒國治尋小吃★★★台北小吃札記一書店家全目錄

【小虎五四三】

此攤在於延三夜市過了「昌吉街」路口的未端,延三前頭還有三四家也同樣是賣「旗魚米粉」的,那些家小虎沒嚐過也無從比較起,但若然和「民樂」相比,好像此攤優了一點,勝在「清淡」兩個字!這也是我從舒老的書中得到最寶貴的味覺享受,是誰說「清淡」無好味的?
實則是現代人忙碌慣了,此清淡的食物更需細細的品味,自然有另一番滋味,共享之!

更多以台北捷運美食分類的食記(2000篇+)

喜歡小虎的食記嗎?有fb的朋友請按讚加入「小虎食夢網」、跟我們一起隨時討論分享各地的美食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虎 的頭像
小虎

【小虎食夢網】台北捷運美食地圖

小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