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門站-老牌黃燉肉飯】推薦度:★★★★1/4☆

說是「燉肉飯」其實指的就是「焢肉」又或「焦桐」先生所說的「滷肉」也成反正都差不多,更何況小虎一直覺得食物的「名字」其實只是陪襯,要是好吃叫什麼「死人骨頭」名都有人會搶著排隊付錢,比如說台中很有名的「垃圾麵」是吧。

「老牌黃燉肉飯」位於漢口街二段,它和附近的「楊記排骨酥」、楊記花生玉米冰、萬國酸菜麵,都是這附近必吃的「老店」,不過小虎必需老實承認這家我經過不下數十次,雖說也常常看到人滿為患的情況,但總是提不起勁一探究竟,這也許是因為其貌不揚,又或看起來衛生環境有點差之故吧(攤手)。

至於為什麼以前不肯進,現在又跑去的主因看標題就知是拜「焦桐」先生所賜。話說「焦桐」先生最近又推出了本新著是為「台灣味道」三部曲的第二部書名為「台灣肚皮」,一向愛看他有關飲食文學書的小虎當然不會錯過,前幾天就在書店敗了一本回家,書裡其中一個單元提到的便是「焢肉飯」。

ps:因為此書放在「桃園」宿舍,過幾天回桃園再拍照換換。ps:ps反正是三部曲,所以小虎的標題也就不改繼續下去就成了。

文章一開頭「焦桐」先生便直言「焢肉飯」的大本營在「彰化」,所以他也花了絕大多數的時間在聊「彰化」的「焢肉飯」,小虎一邊看一邊心裡犯嘀咕:「難道整個台北就沒半家值得你提上一提的焢肉飯嗎? 」所幸文章的後段他隨手寫下這家位於西門町的老字號:「老牌黃燉肉飯」。說人家是以「燉肉飯」聞名還真是一點不錯,看看招牌也大小目的硬是比「排骨和雞腿長了一點」xd

當天小虎是從桃園回台北沒回家直接拎著大包小包殺到這想解饞,時間是約莫晚上八點只見老板娘一邊在收桌椅,客人還是一邊不斷的走進來,小虎看了一下十有八九點的全是「燉肉飯」。

店裡賣的東西也不算多,我一邊看一邊想著要點什麼,可一旁的大姐一直猛盯著我瞧,我只得草草決定「燉肉飯」,想加點碗「綠豆湯」但說是賣完了!其實之後我想了想應該要點「滷肉飯」外加一份「燉肉」才是,這才不枉我為「滷肉飯」控的稱號,只是大姐沒時間給我後悔便把「燉肉飯」給端了上來。

這樣一份連湯是75元,記得小虎曾在 【食尚玩家精選之五】【府中站】福德市場-蔡焢肉飯、排骨飯提過此價偏高,可芧盾的是如今我卻覺得還好。本來我想騙自己那是地點的關系,但實際上還是「味道」左右了我對其「價值觀」。這樣說也許有小虎的老朋友會抗議:「啊,你不是常常說食物的美味和價錢沒觀嗎?」如今想一想好像還真有一點關系,最少關系到吃的爽不爽(笑),是吧?

這附的「菜頭湯」喝上一口整個兒時記憶全都湧了上來,「它」的味道很像小時間路邊「甜不辣」的湯頭(ps:這所指的小時候的「甜不辣」比較接近現在的關東煮,但又不全然像,可能得上了年紀的朋友才懂小虎在說什麼xd)。整碗湯就純粹「菜頭」的甜味加上淡淡「大骨」的甜,但卻沒有【華西街- 阿義魯肉飯】 【慈聖宮-原汁排骨湯】 【虎亂吃一通】【龍山寺站】梧州街原汁排骨湯(網友:fu、吃蛋糕共同推薦)那種原汁排骨的「清爽甜」。

打著打著我猜想有朋友看到這可能會在心裡臭罵小虎,一個一碗50up一個是不用錢的是在xx比雞腿嗎?對啦,是這樣沒錯,不過上面我只是試著分析當中「菜頭」給我的味覺,就這點我保證和價錢沒關(吹口哨狀)。

「燉肉」是主角自然留在最後在「鬥爭」它,先來批比其配菜「酸菜和高麗菜」,此兩樣也常見於很多北部的小吃店,舉凡是排骨、焢肉、又或是滷雞腿便可常見「它們」被壓擠的「菜」影,和「滷筍絲」號稱是「配菜三兄弟」。

高麗菜只能算是一般般,談不上美味但拿來配飯卻也足夠已,只是此家的「酸菜」不知怎的有一股我說不上來的異味,那不是酸也不是鹹就一種令我不太舒服的味道,反正下次我應該會叫老板不要給我「酸菜」就是了!!又或下次直接點「滷肉飯」加一塊「燉肉」一塊「排骨」,得了。

老牌黃燉肉的飯煮的較為偏乾,不曉得是不是加了「老米」之故,不過搭上「醬汁」又覺得滋潤口感恰到好處,最少不像很多小吃店的飯吃來有一點「軟爛乎乎」的,小虎個人相當討厭這樣的飯。

醃黃瓜~~啊就醃黃瓜沒啥好談的,看倌們知道裡頭有這麼一個傢伙就成。

說到「焢肉飯」不得不再回頭提提「焦桐」的「台灣肚皮」一書,文中雖然我不甚高興他光提「彰化」焢肉飯有多好吃,整體水準又有多高(其實我不高興是因為我吃不到),但一邊對著「書」提出疑問的同時,老實說我吃過「台北」的焢肉就算沒100家也肯定超過50家,正格的要我推薦一時半刻我還說不上來半家。

有朋友說小虎對「焢肉」的要求比「滷肉飯」來的高、來的嚴,就此點我不反對,因為我確然覺得好「焢肉」難尋呀。按小虎以往食記的說法是:「焢肉的肥肉要燉到好吃很容易,但怎樣把瘦肉給燉、焢到軟嫩、不乾不柴,又得不至於太過死鹹就是難上加難,這也是我找不到「好焢肉」的主因之一。

老牌黃燉肉飯剛端上來時,我同樣只瞅了一眼便喜慮參半,喜的是那「肥肉」連皮的地方我不用吃就知到一定好吃到掉渣,但又黑又乾的瘦肉就是小虎所「慮」之處。不過光是我「筷尖」這麼一夾其「慮」便少了大半,因為我的指間半點也感覺不到「乾巴巴」的觸感。第一口我其實是正朝「純瘦肉」的地方咬下(這有一點一反常態,通常我是先咬後端連皮帶肥肉的地方,最好還能帶上2到3成的瘦肉增加咀嚼時,也好讓肥肉不至於太「膩」,也是我覺得焢肉精華之所在),之所以會如此是我太想知道「焦桐」筆下的「焢肉」有多厲害。

這一咬我心中有一點點疑問,那便是咬起來「瘦肉」的紋理清清楚楚就好像「肉絲」一般,按理說這樣的紋路放進嘴裡通常只得一個結果「又乾又柴」,可事情就不是「浩呆虎」所認知的。這塊純瘦肉硬是在咀嚼上半點不讓我把「乾柴」等字眼傳回大腦,於是一時之間「舌、眼」有一點打結。嗯!該怎說呢,這塊「焢肉」瘦的地方理應有一點乾,但因為「它」燉的非常軟所以嚐起來並不會感到過份的「乾」,加上看起來「黑金」成色的滷汁大量附著於「瘦肉」之上,因此讓「它」的口感帶著較多的「滋潤」,就這點在後來我連同肥肉一進咬時被印證無誤。

至於最後我大口連著「皮」、「肥肉」、「瘦肉」一起入口,我只能說:「good eat to cry father」,那「肥肉」在嘴裡溶化的感動、油質泯在舌尖的「甜」我只能閉目享受,「老牌黃燉肉飯」絕絕對對是我吃過「焢肉」的前三名,只是你要我說出前兩名好像我也說不出來,頂多石牌【台南滷三塊】 算上一號人物,金峰的焢肉也算得上半號。

最後的總結此家我必然會再訪,因為我太想嚐看看「它」的品質是否依然,另外我也很想見識一下「它」滷肉飯的威力如何,因為其滷汁給我太多聯想之故。

老牌黃燉肉飯:台北市漢口街二段25號

【小虎五四三】

近來可能是蛋糕兄和fu兄的效應,又或小虎在這苦口婆心、軟硬兼施、用盡心機之故,很明顯不少以前死不肯露「字」的朋友都浮了上來(還個個說是看了小虎的食記許久(笑)),其中某位屬名「大山」的網友還意外跟小虎說了一段不為人知的往事,大意是說某三重名店本是他「爸爸」開的,但之後因故頂讓同時把手藝傳給如今的店家,如今幾十年也過去了這家店也成了當地指標性的小吃店,但「他」卻覺得吃不到童年兒時的味道。

當小虎在讀他的留言時,不曉得為什麼一陣鼻酸,我在意的其實不是這家名店的水準是否如網上很多人所說下降不少(就小虎去吃的結論也的確不怎樣),而是他對「父親」的另一種「愛」,小虎不知他是否將這些話說給他如今身體不是很好的父親聽。這讓我想起過世多年的「父親」,每每想到生前不曾對他說過半句感謝的話,又或思及我對他的「不盡」就感後悔、鼻酸,之後的回文中他又提及以前小時候在店裡幫忙只覺得這是份辛苦的工作,三個兄弟沒人要接這才頂讓給別人,如成想想真該好好傳承父親的手藝。

會談及這段一方面是心中有所感觸,一方面是要跟大家說小虎很喜歡和大家分享食物的美味,特別是你(妳)心中那份記憶和過程,這點又如fu兄每次的留言都像是在跟小虎談天似的,這便是我覺得寫「食記」最大的收穫,萬一能得「大山」兄如此的錯愛、還願意談及他內心深處的話,那更是小虎的無限榮幸。





小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