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牌站-天母-劉媽媽擔擔麵】推薦度:★★★★☆(當中一顆星是給小菜的)

你(妳)沒看錯,上面的不是「擔擔麵」而是「麻婆豆腐麵」,但不po「擔擔麵」原因也不是「它」比較不優,而是賣佳沒有很突出!

 



此麵店所在的位置有點奇怪,要不是天母人可能會找不到,故所以小虎特別拍了這張照片,意思就是往裡走。

裡面是個像是市場的大迴廊,「劉媽媽麵館」便在右邊接近底部的地方。

說是劉媽媽擔擔麵,其實店名好像是「劉媽媽抄手」?

不過即然「舒老」將之叫成「劉媽媽擔擔麵」,那便尊重他老人家,標題照抄無誤。



這門口的風鈴非常特別,「噹噹噹」響起來很大聲,塞塞說像是鐘聲!!

別看這麵館小,生意可是火紅的很,兩家店面不夠坐,客人還坐到走廊上!!店裡都請了五六個人了,外面還在徵人。

兩個小店面雖都不大,但佈置的挺特別,最少和一般的麵館完全不同,牆上掛滿了畫,不知道是不是出自店家之手?連厚紙板都可以拿來當畫板,想見真的是很愛畫畫。不過拍來拍去回家整理時才發現我漏拍了「菜單」!

點完菜老板便會給你一個牌子,菜好了便會叫號碼給客人送來。說到這不得不提一下那親切有活力的老板,一下聽到他高聲喊著:「六號、六六大順是那位客人?」「七號,lucky7是那位客人」!!結帳、點餐都會親切的跟客人話家常。
PS:舒老書中亦提到原來的老板娘(便是劉媽媽),也同樣如此有活力親切的和客人話家常,據說還會接客人的語尾唱起歌來。

看這些小菜貌不驚人,可是吃的我和塞塞都差點掉下巴,塞塞還直言光是這小菜要是他寫食記一定給★★★★☆,就這點我絕對雙手雙腳贊成。再說一下這些小菜有多讓我們吃到傻眼,我們明明都吃的很飽了,桌上的麵菜也吃的八八九九,我還是忍不住又跑出去端了一盤起來嗑!說真的我從沒如此愛一家小麵館的小菜。

「抄手原湯」其實它就是「餛飩湯」小虎沒弄明白,否則應該是要叫此店的招牌「紅油抄手」才是!

舒老曾在書中提到此「抄手」的皮太薄容易破,不過當天的「餛飩」倒是個個精神飽滿,一個也沒破!想是找到合適的餛飩皮了?

常常聽人家說此類「餛飩、水餃」要用後腿肉比較有咬勁,但說實在一嚐就知道騙不了人的。「劉媽媽」的餛飩餡便一嚼得知必是後腿肉,因為雖餛飩的肉餡本就不多,但這「餛飩」仍可清晰在齒間感到輕微的彈牙感,內餡也不會太過淡更不會太過渾,嚐、嚼起來有股淡淡的肉香很是迷人,令有一股像是某種醬料的味道,像是胡椒香又帶點醬油香,同樣很淡但也很迷人。至於湯頭倒是沒什麼太過人之處,就是一般「大骨湯」的味道,不過味道再淡一點。

「麻婆豆腐麵」,不記得曾在那家麵館看過此等乾麵,就算我平時少吃「麻婆豆腐」也忍不住點碗來嚐鮮。端上來便得一股「椒麻」的香氣飄了上來,再看看整碗的賣相也頗佳,早已肚餓難耐的小虎看的更是猛吞口水。

本來看似很濃的「拌醬」經過白細的麵條一攪和便顯得「清爽」了許多,初初入口那股沒想像中來的厚重的「椒麻」味首先發難,接著我便發現這「麻婆」味和我以後吃的很不一樣,「椒麻」是點到為止型的、另外還多了一點點「酸」勁,和相當討好的「甜」後味。一開始我覺得味道有點過重,但不知怎地越吃倒覺得越對我的味。再談這家的麵條,介於細麵和烏龍麵之間,又近似目前坊間相當流行的手打麵(但相對細一點),微微自然不協調的扭曲,吸醬、湯汁的功力實屬一流,每挾一口麵都能沾上適度的「麻婆」醬汁。豆腐也相當軟嫩,但味道卻不甚明顯便是,整體來說是道值得推薦的乾麵。

沒點到「紅油炒手」不是,那就來粒「麻婆抄手」吧,沒想到吃起來還不錯,不知老板有沒有考慮賣這一道(笑)。

我不太曉得這小菜叫什麼名字來著,不過一般的麵館也十分常見,但這也是「劉媽媽小館」的厲害之處,看似普通的小菜卻個個身懷十八般武藝,而且都是太極的高手(意指:看起來不起眼,但實著厲害的緊)。這盤小菜第一口我是覺得淡了一點,想必是以前吃過的都較重較厚實。但多吃上兩口便開始在嘴裡不斷分泌著意猶末盡的唾液,不管是小魚干的「鮮香」,豆干片的「香甜」、紅辣椒的「微辣」,蔥段的「嗆香」都像路人甲、乙般輕輕的飄過你的味蕾,可說也奇怪即便嘴裡的神怪不斷告訴你「偏淡」,可手上的筷子仍不斷的往裡挾,當我們回神時盤裡已一乾二淨。
PS:另就一般許多麵館的這道菜小魚干都會有偏硬的口感,但黃媽媽的小魚干不知怎處理的吃來半點不會乾硬,而且香氣十足!

我記得我點的是「大滷湯」可不知為什麼端上來的卻是「大滷麵」,湯頭沒啥過人之處,不過配菜配料都相當優。

尤其是上頭三四片的「肉片」,吃來有點像是沒有勾芡的赤肉,口感相當軟嫩且多汁(當然一部份的汁是吸自湯),其肉的鮮嫩口感讓我不禁想起【北投市場-矮仔財魯肉飯】 的赤肉羹,好吃的不得了。

其他諸如筍片、黑木耳、金針嚐來都相當「清甜」,裡頭的麵條和前頭那碗「麻婆豆腐麵」用的是一樣,Q彈中帶點微微的咬勁,可才咬兩口又卻的麵條有點偏軟。

PS:最後值得一提的是這碗「大滷麵」和我早些年嚐的全然不一樣,當中最大的差別在於「勾芡」,「劉媽媽」這的陳現方法是半點「濃稠」的芡也沒有,有的只是湯的清爽、食材的鮮嫩、和滑順的麵條。

假如有票選當日我最美的活動,那這盤貌似平庸的「涼拌黃瓜」實屬第一,看倌們千萬別看「它」清湯掛麵,才吃一口我便忍不住在心頭喊了聲:「糟了!!」,嘴裡的「前黃瓜」都沒嚼完,右手便急著以筷就盤,火速再挾一條猛然塞入嘴裡。「媽的,好好吃,好吃的亂七八糟!」,便這小黃瓜就收服了我和塞塞的心,塞塞還不斷的說要是他寫食記光這「黃瓜」便值給他★★★★☆,我一邊微笑一邊點頭稱許。

該怎形容這「涼伴黃瓜」呢?也許「它」沒有【虎亂吃一通】【中山站】初穗日式料理屋(大板燒)裡味噌黃瓜的「清脆度」,但咬在嘴裡又確然「爽脆」無比,然後帶著些許微軟的後口感,大有越嚼越過癮之勢。至於味道上老實說也沒太特別、或太過人之處,簡單說便是「酸酸甜甜」外帶一絲絲若有似無的「辣」,但就這平凡的口感和味道卻還是有著魔力般的吸引我們的唾液,每次嚐過一口麵、一匙湯、好像便迫不及待想再挾上一條黃瓜,讓嘴裡再次感受其鮮美,我知道光這樣說看倌一點覺得我們誇張,但真的是如此不假。

 


事後我們在路上討論要不是此店太遠,應該會三不五時跑來,為的便是這「涼拌黃瓜」。



「擔擔麵」這才端上來我又覺得怪怪的,正如上面的「麵、菜、湯」一般看起來都偏淡也無奇,在寫食記前我花了一點時間再次咀嚼「舒老」書中所形容的這碗「擔擔麵」,但回想當天的味覺便發現這些年來此「擔擔麵」想必經過改良。

拌完後也顯得較一般「擔擔麵」來的偏淡,不過我心想這不就是「舒國治」先生的味道嗎?(笑)。首先書中提到的「椒麻」在此不怎看的到、也嚐不太到,再則其「酸」勁卻反而相對來的跳、最後的麻醬和花生粉也都較一般的店家來的淡上許多。是故第一口我覺得有點太淡而不過癮,但這也許是我的味覺知道要吃的是「擔擔麵」一開始便預期濃稠的「麻醬」和「花生粉」香。不過,多吃上幾口便越覺「酸、甜、香」慢慢擴散了開來,也許吃不慣太濃太重「擔擔麵」的朋友可以來試試這碗不怎一樣的「擔擔麵」。

最後一提的是此碗「擔擔麵」用的麵條是小虎愛的「細麵」,可是吃起來我覺得偏軟了一點,口感也少了一點點Q度,但「塞塞」卻覺得很不錯,僅此供看倌們參考,然後再置入性行銷一下,我覺得目前為止吃過最好吃的麵條當屬【跟著舒國治尋小吃之四】西門站-延平南路中原福州乾麵

「劉媽媽」的小菜有多迷人,看這盤「醋溜高麗菜」便知,因為這碟小菜是我們將麵、湯、小菜都吃的八八九九後,我才忍不住多去端了一碟來嚐,怕的是這路途不算近的「麵館」不知何時才能再來,想到此能不多嚐嚐那些有魔力的小菜乎?

說真的此等高麗菜的做法,我還真是沒嚐過,吃起來有點像是台式「泡菜」可那滿嘴的油滑感又不太像。說「它」像是炒過卻有滿口「高麗菜」的清爽脆,特別是當中那股微微的「酸勁」極為過癮,嚼起來有點滿嘴油,但吞下後卻又沒有「膩」感,讓人忍不住再嚐一口,此碟小菜同「涼伴黃瓜」都是小虎大推的必點之作。

PS:塞塞還說要是賣臭豆腐都用這種高麗菜來配,生意一定大好!

以下資料謝謝格友petercurry 提供

劉媽媽抄手
台北市天母西路國際大廈E棟56號每星期一公休,營業時間:中午12:00至3:00晚上
17:00至220:30...100年9月5日電話換新的:02_28749146

★★★跟著舒國治尋小吃★★★台北小吃札記一書店家全目錄 

【小虎五四三】

推薦度中的★★★★☆四顆星半中,其實有一顆★是要給小菜的,要不是如此精彩的小菜我可能只會給其★★★☆。我和塞塞說下次再去便點一碗乾麵配小菜吃便行了!

這店又是一家讓小虎吃的懷恨在心的店,恨的是為什麼離我家這麼遠!!離捷運站這麼遠!!同樣是「不仔」常常說的名言:「這家店要是在我家,我天天報到」。

說真的跟舒國治先生吃了這麼久,我開始懷疑他說很少看報章雜誌之事,要不怎他吃的全是多年老店,且常常滋味都如此特別?又常常讓小虎有驚訝之色。

是故最近有空便會加速翻閱「台北小吃札記」一書,希望可以得到更多味覺的享受,也早日破關此書以嚮喜愛此單元的朋友們。
那麼我們下次再跟著舒治先生尋台北小吃吧!

小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