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虎五四三】

這作品的初稿大約是2008年5月17日,也就是兩年半前,那時小虎剛開始嘗試寫小說不久。會把自己的故事化成小說動機是老婆想看想聽,由於老婆的反應還不錯於是我在完成小虎情歌Ⅰ不久後就立刻接著寫了這篇代表小虎第二段戀情的小說(小虎情歌Ⅰ也在無名這個部落格刊載了哦,有生興趣的朋友可以從分類中找到)。

其實小虎情歌Ⅰ也po了好一段時間(雖沒有什麼人看),我也一直想把這Ⅱ也接著po出來,但卻一直沒心情也沒空去整理(重新看一下再加以修改)。一直到前兩天,某位先前在另一個網頁有在追看小虎小說的朋友對我說了一句話:「小虎你怎不寫小說了!我很喜歡看你的小說呢。」我的回答是,我沒放棄只是現在比較把重心放在寫「食記」上(沒辦法小虎太愛吃了)。

今天趁有空也有心情就先將這小虎情歌Ⅱ稍做修改後移到這個部落格來,畢竟當初把這個部落格取名為「食夢網」時,小說也是一個重點項目。

拉里拉雜的說了半天,重點就是要告訴這裡的朋友,其實小虎寫部落格是從小說開始的!現在我想把這個夢再接著延續下去。



小虎情歌Ⅱ

苦澀的戀情 第一回

「以為你都知道~~~~~~~兩顆心在相互關照~~難道是我把一切想像的那麼好~以為你都知道~妳對我有多麼重要~不能相信妳已經從我夢裡逃跑~」by張雨生,以為你都知道。

窗前不斷傳來陌生的歌聲,但這歌聲卻像是住在我心裡多年的好友似的,不斷輕唱著我心裡此刻的苦悶。

「叫我如何是好~以為你都知道~和我一樣忘不了~~用感覺在擁抱~~~~」這到底是誰唱的歌呀,我輕輕的擦去眼眶不斷湧出的淚水。

我知道男孩子不該輕易流淚,但全怪這該死的歌聲太動人了。雖然這不是我這輩子第一次落淚,但我記得很清楚,那是我第一次為「愛」落淚,也是第一次聽到他的歌聲。

八成是~~

肯定是~~

因為那種心痛的感覺很明顯,我記得。

現在都還記得。

「這是第一次我聽不到自已的心跳~~~這是第一次我想要留住你忘日的笑~~以為你都~知道~~~」

「媽的,這到底是誰的歌呀!」我心中不斷的吼著,眼角的淚也不斷的落下。

那一年冬去春來的夜裡,窗外不知誰家的收音機不斷傳來這討人厭的歌聲,多年後這段感情已深藏我內心,但這位討人厭的歌手卻意外成為小虎一生中唯一的偶像(當然,這又是另一段故事了)。

★★★

「小虎,幫我把電視搬進來呀,發什麼呆。」老板叫著正在門口發呆的我。

「老大!隔壁新開的是漫畫書店耶!」我回頭對著門內的老板傻笑著。

「有漂亮的妹看店嗎?」老板一副豬哥樣的衝了出來,一把將我推開。

這個我叫他老大的老板那年35歲,他媽媽天天想幫他相親,可他老大卻死也不願去,卻老愛在大街一幅豬哥樣的看著一個又一個妹,三不五時還會變身成為狼「啊~鳴~~鳴」的叫著。

他的名言是:「喜歡喝牛奶也不並將整頭牛帶回家。」

他是家中五個兄弟的老大。老大的媽三天兩頭就帶著相親對象的照片往店裡跑。老大當然是不肯乖乖的就範,於是我就變成看那些照片聽抱怨的當然不二人選,其實當中有幾個的照片(照片哦),看起來還真的不錯啦。

「啊~~~~~~~鳴~~~~~~~」奇怪~~~怎我也變成狼了xd可能是我也進入所謂的青春期了吧。

「沒有妹啦,只有一個長的像流氓的男人,貌似老板正在裡面整理漫畫。」我打開車門將車內的電視一台一台的搬進店裡。

哦!忘了說一下,這是我這一輩子第一個工作,家電維修站,那年我19歲~~~。

★★★

說到這個工作還真是有點好笑,有一天我在一家電玩店裡打著電玩(當時非常流行的大金剛),老板拿了一個五元的銅板用力的甩在機台前。

「小虎,不要玩了啦,你玩別人都不用玩了,5元還你快起來!後面有人等著要玩。」電玩店的老板不耐煩的拿著5元叫我走開,請記得這個老板他叫「阿龍仔」,因為他在小虎情歌Ⅲ中那段長達11年感情的故事中,佔有很重要的戲份。

「叫你不要人多的時候來玩,你聽不懂哦,晚點叫你老爸來捉你回去!」老板警告著我。

「好啦!難得身後有妹在看我表演,好歹也讓我表演一下咩」當然那是我心中的吶喊。

「老板你的電視修好了,要不要過來看一下。」一名滿身臭汗,穿著俗氣的中年男子大叫著,這是我第一次看到我老大。

「喂喂喂!!這是你的愛情故事還是你老大的呀?」我輕輕的揮開頭上抱怨之聲。

「喂!喂!喂!,老大!你的車手煞車沒拉嗎?車子一直在倒退?」我指著外面不斷往後退的紅色箱形車。

我當時只是隨口叫了他一聲:「老大!」沒想到這一叫就叫了好多年!

「喂喂喂!幫我拉手煞車。」老大手上抱著33吋的大電視,嘴巴歪一邊指著外面滑動的中華箱形車(俗稱麵包車),臉上那顆明顯又大的黑痣也隨著他的歪臉變成了橢圓。

「喂!喂!喂!我不會開車啦。」嘴上說不會,但我還是奮不顧身的跑了出去。當然我跑向的不是車前,而是車後,用雙手代替煞車皮。

「少年仔~~進來我請你吃一碗泡麵啦。」老大拿了一瓶蘋果西打遞給了我,第二天我就變成他的員工,原因是他覺得我和他很對味,因為那晚我在他店裡聊到深夜一點多,至於聊的是什麼,因為太無聊我早忘光了。

★★★

「請問你們鄰家女孩是放在那?」我輕聲問著店裡的小姐,那是我第一次看到她,那年的寒假,在隔壁那家新開的漫畫書店裡。

女孩從桌上起身,走向後方的書櫃,一聲不吭的只是指了指下方那排作者為「安達充」的棒球漫畫。

「 謝謝」我禮貌性的說著,心裡卻是老大不高興「啊!是不會出聲,裝個死臉我是有欠你錢嗎? 」

「欣儀~吃飯了。」一名約30的女人從外面走了進來,手上提著一個便當盒。那是我第一次聽到她的名字,但我得坦白說那時我應該、也許、壓根就不記得這個名字,這個你去菜市場大叫八成會有兩三個女的同時回頭的名字。

★★★

「對不起,請問一下你們可以來我店裡幫我看一下電視嗎?好像故障了」漫畫店的老板娘用很溫暖的笑容企圖溶化我。

「你等等哦,我幫你叫我老大。」我揮了揮額前因清洗冷氣機而冒出的汗水。

「老大!老大」我急忙跑向店後的修理室。

「怎樣?」老大頭也不抬的問著,他只有這個時候最帥(專心修電視的時候),應該說只有這個時候會正經。

「隔壁那個美女老板找你哦!」我輕輕的笑著。

「美女?那算嗎?」老板嘴角稍微往上揚了揚,雙眼鏡子裡那檯仍閃著不規則光線的電視瑩幕。

「別裝了啦,你弟都跟我說了,你對她有意思哦?」我笑的更開心,老大低頭將焊槍在電視機板上連點了數下,鏡裡的瑩幕立刻出現帽子歌后「鳳飛飛」的招牌動作,電視裡劈靂嘩啦的吵雜聲,也立刻化為優美的歌聲,那是老大最愛的一首歌「楓葉盟」!

「深秋楓紅層層~~~~。」老大故做輕鬆狀跟著電視裡的歌聲輕合著。

「快啦,人家真的在找你啦。」我拉著老大。

「真的假的啦。」老大急忙把焊放下,雙眼有意無意的偷偷飄向窗外,然後立刻將視線重新拉回早就修好的電視主機板。

「真的啦,她店的電視壞了,是你表現的好機會,快去。」我推著老大往外走去。

「等等啦,我穿好衣服,這樣怎見人啦。」老大將身後的我一把推開,對著牆上的鏡子,雙手在那日見稀疏的溜海前撥弄著,。

「笑什麼啦!有什麼好笑的。」老大從鏡子裡瞪著我。

★★★

「小虎,今晚有空嗎?」

「什麼事?我要去育生家打勇者鬥惡龍Ⅲ哦。」「要一起來嗎?」我抬頭看了一下老大。

「今晚不要去啦,明天我載你去台北買一片給你玩,不用去人家家裡擠。」老板一邊說一邊偷偷的瞄著隔壁。

「真的假的呀,還是不要啦,太貴了那要我一星期的薪水。」我揮著手上的鏍絲起子。

「我買給你啦,我出錢,但今天晚上要加班,陪我去一個地方。」老大的視線從隔壁重新回到我的臉上。

「真的嗎?好呀,晚上要去那修東西?要我幫忙搬嗎?」大喜過望的我放下手上的工具,將電視搬到房內。

「不是啦,陪我去卡拉ok唱歌!」老大用一種很奇怪的眼神和音調說著。

「噗!我又不是妹,我陪你去唱歌,你會不會找錯對象?要也是找隔壁的老板娘陪你去才對。」我差點沒將嘴裡喝到一半的舒跑吐了出來。

「就是要找她去唱歌呀,可是她說要帶她表妹去呀。」我這才明白我老大給我的任務是什麼,我輕輕點頭表示了解。說真的當時我是不怎想去,但勇者鬥惡龍Ⅲ的誘因實在太大了。不過老大怎也想不到這個決定會對日後發展影響很大很大,當然這是後話。

「塵緣如夢~~幾番起伏總不平,到如今都成煙雲,情也成空宛如揮手袖底風,幽幽一縷香,飄在深深舊夢中~~~~」

「好了!不要唱了,你的key完全不對啦~」她輕拉著我的衣角。

「我就說我不會唱,你們非要我唱~~」我一臉無辜的放下麥克風停止這首我生平第一首卡拉ok之歌。至於她是誰,這麼大膽敢吐糟我?因為她是女主角,看在這分上我就不跟她計較了。

「老大!我要回家了!快12點了~~~」我抱怨著~~。

「等一下啦,再等一下,我開車載你回去,不然你要自己走路回去哦!」老大正忙著和他的目標聊著天,喝著啤酒開心的很,連看也不看我一眼。

「沒關係,我用走的好了,你慢慢的聊,開心一點。」我假裝咬牙切齒的說著,話說完我就往門口走去。

「等等!我也要走了,姐!」也不知她是叫誰等等,但我的確是停了下腳步,但只有三秒,我堅信。

「走呀!發什麼呆,這麼晚了,身為男子送我回去也是應該的吧。」她用力在我背上拍打著。

「我!!!!!!!!」我還沒有發飆,老大就在我手上塞了兩張100元的鈔票「帶她去廟口吃個宵夜再回去吧。」老大用著邪惡的眼神看著我,我不明白的回瞪了他一眼。

「你想吃什麼嗎?」基隆廟口深夜還是人聲鼎沸,特別是在星期六的夜晚。

「我不餓!不想吃。」她答著。

「不餓你是跟我來廟口看熱鬧的哦?」當然一慣俗仔的我,這段內心的吶喊是不可能說出口的。

「那我們吃個豆花,我就送你回去好了。」我記得那是我當晚最後的一句話。也還記得她點的是不加冰的豆花,不是熱的,是冷的而不加冰。以後每一次我們到廟口一定會去那家豆花攤,她也總是點這樣的豆花。

「你還在生氣嗎?」她用手上的key打開大門的同時問道,我則是一臉不解的眼神望著她。

「是欣儀嗎?這麼晚了才回家。」屋內的燈亮了起來,同時傳來男子關心的叫聲。

「對不起!」她輕輕的關了上門,留下一臉迷茫的我~靜靜的望著貼了個倒「春」門聯的木板門。

「對不起是對著門口?還是門內說的?」

                                                       小虎情歌Ⅱ【青春的苦澀】①end

以為你都知道

作詞/陳家麗 作曲/翁孝良 演唱/張雨生

以為你都知道 兩顆心在相互關照
難道是我把一切想像得那麼好
以為你都知道 你對我有多麼重要
不能相信你已經從我夢裡逃跑

要我如何是好 以為你都知道
和我一樣忘不了
用感覺在擁抱

這是第一次 我聽不到自己的心跳
這是第一次 我想要留住你往日的笑
以為你都知道

    全站熱搜

    小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