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三木頭人

「嘟~~嘟~~」一通改變命運的電話響起,洛爾轉動手上的方向盤,腦中響起剛剛珊妮沒事的來電,他掛上電話後,他決定先往來電老者的住處,拿取那封院長的遺言之信,因為那很可能關係著傑克的消息。

★★★

珊妮全身如墮入冷窖之中,每根毛髮都刺痛著他全身上下的每個細胞,珊妮看著雙手,腦中不斷的閃過傑克失蹤的那一下午,自己將跌落的鐵架重新靠在牆上那扇門的畫面,懷中的傑克因為他的擁抱開始傳上來一股濃厚的腐臭味,她這才明白他剛打開地窖門時那股惡臭之氣的來源。

「不~~~~傑克~~~~~。」珊妮用早已淚水模糊的眼睛看著懷裡的傑克,那怕傑克的眼睛不斷的爬出一隻一隻的蛆蟲,她還是緊緊的抱著那條裹著傑克的毛毯。

「傑克~~是媽媽~~不~~我~~~~~~~。」珊妮不斷看著那雙親手了結了傑克的雙手,她漸漸分不清身上的寒意是來自這雙不斷顫抖的雙手,還是來自懷中冰冷的傑克。

「碰」的一聲,夾雜著數聲「啪啦啪啦」的細小聲音,珊妮的雙手胡亂的揮舞著,胡亂毫無目標的亂捉著,雖然隨著這幾個月傑克的全無音訊,她的心中早有了最壞的打算,但現在這個殘忍的結局,是她怎樣也無法想接受的結果。

珊妮腦中又快速的閃過,傑克失蹤那下午,山姆那個面具男孩手中的銅製門把和那些失了蹤的藥丸不斷的閃過她的眼前,珊妮舉起雙手不斷用力敲打著她腦袋,,每個畫面都讓珊妮心痛欲絕,珊妮胡亂的將地上的藥丸塞入口中,直到她的雙手再也無法找到任何一粒藥丸。

★★★

洛爾緊握方向盤,腳上加速開著她的藍色跑車,行駛在一望無際的洲際公路上,他決定等下見到珊妮就將她強行拉上車,再也不願讓開妮獨自待在那個充滿脆異的房子裡,腦中一邊想著剛剛那封院長的遺言信的內容。

「親愛的珊妮,如果我看到報上的尋兒啟示是妳,那我這25年來的罪惡即將得到解放,當我將一切的真相告知於妳,但請原諒我再也無顏面對妳,我只能期盼在你了解一切實情後,可以諒解我當年的無能和無助,我心中的妳一直是個純潔的天使,願上帝保佑妳。」

★★★

海灘的盡頭上那座指引海上船隻的燈光,沉靜了25年後再度的亮了起來,但照耀的並不是空盪盪的海平面,而是不遠處充滿孤寂和悲涼的孤兒院的窗子,窗內一名深愛兒子的媽媽輕輕擁著手上的兒子靠在窗邊。

「媽媽,你會留下來照顧我們嗎?」一頭天生捲髮,眼睛大又亮的男孩抬頭問著媽媽。

母親用溫柔的眼神,看著孩子的雙眼「如果這是你的願望的話。」

「我找到我的金幣了,我的願望就是讓媽媽留在這保護我和我的朋友,不在受到欺侮。」男孩從母親的懷中站了起來對著那道光束許著願。

屋內的門後出現一個女孩的身影,慢慢的靠向窗口的母子,女孩用一種懷疑又期待的眼神望著窗口的女子。

「是珊妮!!」女孩對著門口竄動的三條女孩人影呼喊著。

「真的是珊妮?」房外傳來一陣陣鐵器磨擦地面的聲響。

「真的是珊妮耶。」滿臉雀班的女孩開心的叫著。

珊妮輕輕的將四名女孩擁向自已,原本她懷裡的男孩卻望著門外另一個身影。

「傑克!媽媽的願望已經告訴你爸爸了,你放心。」男孩回頭對著媽媽開心的笑著,然後對著門外揮了揮手。

★★★

「一~~~二~~~三~~~木~~~頭~~~人。」一個陌生的聲音喊著。

「一~~~二~~~三~~~木~~~頭~~~人。」樹背上的男子輕輕的靠在樹背上。

「一~~~二~~~三~~~木~~~頭~~~人。」榕樹依然隨風飄落著一片片落葉。

「一~~~二~~~三~~~木~~~頭~~~人。」男子的背後慢慢的出現四個小女孩的身影和她們的笑聲。

「一~~~二~~~三~~~木~~~頭~~~人。」男子回過頭似乎看見四個小女孩的身後有一個他思念的身影,她右手正牽著另一個他熟悉的男孩身影,正朝著他慢慢一步一步的靠近。

「一~~~二~~~三~~~木~~~頭~~~人。」熟悉的女人身影左手也同時牽著另一個男孩,那個男童的臉是那般的純真和開朗,一看就知是人見人愛的孩子。

「一~~~二~~~三~~~木~~~~~~~~~」男子還沒喊完就感到他的肩上被輕輕的拍了一下,隨之是一陣陣孩子的呼笑聲,一陣陣發自內心的快樂笑聲。

男子並不急著轉身搜尋那些正在狂奔的黑影,他只是試著靜靜享受那份喜悅。

當男子慢慢的張開雙眼,一陣清爽的微風吹過他的臉頰。不遠處庭園的中間聳立著一個石碑,四個女孩和兩個男孩,及那名他熟悉的女子正一個接著一個走入那些石碑之下,女孩們進入石碑時不忘了對著他微笑著、招手著、點頭著,男子一一對他們回以溫暖的笑容,於是那個他同樣深愛的男孩也走入石碑之中。

那個會讓他思念一輩的女人身影在對她表以深情的笑容後,帶著高興的眼淚牽著滿臉笑容的男孩一起走入石碑。男子慢慢的走向石碑,輕輕的擦拭著石碑,不由自主的滴下眼淚~~眼淚滑過石碑上每個他親手刻上去的祝福~

「我親愛的太太珊妮、兒子傑克、琪琪、莎拉、妮娜、露蒂,以及山姆安息之樂園」男子擦去石碑上的淚珠。

天空中烏雲慢慢的散去,太陽慢慢的露出陽光,陽光輕易的穿過那厚厚的玻璃,屋內也再次撒滿著滿地25年不見的溫暖。

微風再度吹過他的臉龐,榕樹下飄落的樹葉擦過他的臉頰落在他的手心,洛爾露出一個淡淡的笑容。

微風再次吹過,庭院的鞦韆也不在發出令人發毛的聲響,一邊的稻草人則回應著洛爾並露出了25年不見的笑容~~~~~~

  一二三木頭人①⑦最終回一二三木頭人END

全站熱搜

小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