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戲再度開始

珊妮驚訝的看著自已沾滿了鮮血的右手,嚇的她從床上跌了下來。

「這床單不是應該早就收進樓梯下小的儲藏間等待洗衣店的人來拿去送洗,這回怎會突然跑到房間來?」洛爾對著房間大吼大叫,他不明白他是正在和誰怒吼,只是直覺得這樣的生活他再也受不了了。

「院長不是死了,那這些看來像是惡作劇的事情,又是誰做的?難倒我們昨天的假設全都是錯的?」珊妮縮著身子,躲在牆角一動也不敢動。老實說這陣子白天他得承受失去兒子的痛苦和心理折磨,晚上她又得面對惡夢如影隨形,她真的也覺得夠了,真的夠了。

「真的夠了,我決定要搬離這個鬼地方,珊妮我命令你和我一起搬家。」洛爾咆哮著。

「我不管你是誰,也不管你是人是鬼,我們決定了,我們不玩了,game over,你聽到了嗎game over了。」洛爾不斷的對著房間的四周喊著「game over」

「洛爾~~~」珊妮用顫抖的聲音叫著丈夫。

「親愛的!別怕,離開這一切惡夢都會結束的。」洛爾緊緊的擁著珊妮,他也分不清此刻是的相擁是誰在保護誰,是誰在安慰誰。

「那我們的傑克呢?」珊妮用淚水充滿眼眶的眼睛望著洛爾。

「傑克他~~看來我們得面對這個現實,他可能已~~~~」洛爾說到這聲音也哽咽了起來。

「就算是,我也要找到屍~~」珊妮的淚迅速的奪眶而出。

「親愛的~~我們可以再去找一個傑克來認養,給他更多的愛~~我們會幸福的~~」洛爾不斷的安慰已心碎的太太。

「那傑克呢,他要怎辦?我們就這樣丟下他,享受我們的幸福,那傑克呢?」珊妮越哭越傷心.

「親愛的,夠了,真的夠了,我們無能為力~傑克可以感受的到,相信我~傑克一定也不願見到你承受這樣的折磨~真的夠了,親愛的」洛爾輕輕的在珊妮的額頭輕吻著。

 ★★★

「親愛的,你必需向我保證兩日後你會出現我在我的眼前,而且是那個我以前認識的珊妮。」洛爾從車窗內伸出右手緊緊的握著車外的珊妮。

「我一定會在兩日後用笑臉重新面對你和我們接下來的人生,不管結局是什麼,就兩天~~」珊妮穿過車窗給了洛爾一個深情的吻。

「那我就先回去整理我們的老家,等你回來。」洛爾給珊妮一個打氣的笑臉,隨後車子便在一分鐘後消失在珊妮的視線外。

珊妮步覆蹣跚的走回臥房,雖然他對洛爾保證過兩天一定會放下這的一切,但她期望的是這兩天她可以奇蹟的找到傑克、還是利用這兩天和傑克作最後的道別,她並不十分清楚,直到她打開房門為止。

珊妮打開房門時,她確信了一件事,這個game沒有結束、或者最少有人不希望它結束,而且會在這兩天內結束。

當珊妮打開房門,她看到的床上再度出現那張她連丟了兩次的沾血床單,不同的是床單用血寫成兩個大字「game again」然後在兩個字下方放了一個東西,一個瓶子。

珊妮覺得她再也不會害怕了,最少這次她一點點害怕的感覺也沒有,也許她是真的豁出去了,她慢慢的走向床前,拿著那個瓶子看了一眼,取出瓶中的兩個眼睛,兩個布娃娃的眼睛。

這兩個原本屬於那個像是自己洋娃娃的眼睛,她突然明白對方是要跟她玩什麼樣的遊戲「好,你們想跟我玩,我就跟你們玩。」珊妮捉起那兩個眼睛就往傑克的房間走去。

打開傑克的房門、珊妮一眼望向那面放著洋娃娃的牆上,果然放著她那缺了眼睛的娃娃,珊妮從容的將娃娃拿了下來,娃娃的身後就飄下一張紙;飄過她的前面。

蹲下身子的珊妮發現那並不是一張紙,而說是一張照片,但當她伸手試圖去撿那張照片時,突然發現那是一張合成的照片。不,應該說是一張剪貼的照片,珊妮記得這張照片,是她們第一天回到這個孤兒院時在門外拍的,她請洛爾幫她和傑克合拍的一張照片,但不同的是照片的另一邊已被撕去,換成了另一個男主角。

珊妮看著照片中另一半的面具男孩和一半的自己,就像是自己緊緊的抱著面具男孩一樣,但這次珊妮的內心一點害怕也沒有,而且她連討厭的感覺也沒有,這點倒是大出自已的意料之外。珊妮冷靜想了一會兒,她明白了對方要她找什麼,她立刻起身又回到自已的房裡,將那本放著傑克從小到大成長的照片簿取了出來,並快速的翻到原本應該放著那張照片的頁數。

但原本放著照片的地方,也並沒有那張照片失去的一半,卻放著傑克保留的那個早已擠空的巧克力條,那個當年傑克動手術洛爾買給她的第一樣禮物,珊妮對著巧克力條默默的再次流出失思念兒子的淚水,她明白對方是要她去找什麼,但珊妮此時只想靜靜的想著傑克,就算是最後一次也好。

珊妮這回來到廚房,來到曾經放著傑克藏寶盒的那個櫃子前面,珊妮用著發抖的雙手將盒子再次取了出來,但心裡明白她的發抖不是來自恐懼,而是對兒子的思念,打開原本該放著巧克力條的盒子;盒子裡的東西卻讓珊妮感到一陣莫名其妙,傑克是討厭吃這些控治病情的藥,這點珊妮從不懷疑,那怕是現在也是如此,對方把這些藥放在這盒子裡的用意是要告訴她什麼事?還是單純的在戲弄她們母子?

珊妮將盒子裡的一顆藥放在手心上思索著,腳步卻沒有停止的往這些藥原本該在的地方移動,但當她打開位於大廳櫃子下面的抽屜時卻意外發現那些原本該是滿滿的藥瓶,如今卻空無一物。她可以肯定從傑克失蹤的第二天後,她就將藥櫃裡的藥補滿了十瓶,那是傑克一個月左右的藥量,她不想傑克回來的那天沒有藥可以吃,所以她百分之百的確定,但如今那些藥跑去了那?

珊妮將那十個空瓶擺放在大廳的桌前,不斷思索著對方的提示是什麼,她不經意輪流拿著空瓶搖晃著,突然驚覺其中一個透明的空瓶裡放著一顆極之細小的貝殼,珊妮立刻明白對方的提示,這個遊戲一開始就是從這貝殼開始,從那個該死的山洞開始,那個院長從小就提醒她們不準靠近的山洞,就這點珊妮不得不承認她的確為了違背院長才得到這懲罰,但她內心另一層就深深的責怪這個代價未免太大了。

一陣屬於這山洞帶著濃厚海風味道的陰涼之風,再次輕吹著珊妮的背部,珊妮慢慢的走進洞,她來到彷佛仍可以清楚看見傑克所蹲的地方。

「媽媽,我可以帶我朋友回家嗎?」

「不行,你不準帶他回家,不准帶那個怪物回家。」珊妮的淚水再度侵蝕著她身上每一個細胞,但當她望向那個凹處時,竟發現那個曾被羅潔警員挖開的洞中,有一塊奇怪的布料露在外面。珊妮立時蹲下身子,想將那塊布給扯出來,但顯然那塊布的大部份都已在山壁之中。珊妮只能有兩個選擇,一將這塊布硬是撕下來,二是回家拿山具將這山壁挖開,看看這塊露出一點點的布料後面是什麼。

珊妮不清楚她為什麼決定第二個方案,但是當她拿著工具回到山洞口之時,天色已慢慢的暗了下來,而且海水已開始流入山洞之中,但她依然毫不猶豫的就往洞中走了進去。她先將準備好的油燈放在旁邊較大的石頭之上,便捲起衣袖不停的敲擊著布料附近的石壁,但這片被海水不斷侵蝕的山壁比她想像中來的堅硬,珊妮花了不少時間且全身已溼透,但仍只是將那塊布料掘出一半,但卻可以清楚的看出那是一個娃娃,是的,又是一個娃娃、讓珊妮不斷陷入惡夢的娃娃。

珊妮的腳下開始覺得冰冷,海水已慢慢的淹進山洞,當她決定先行放棄停止挖掘,留待明日退了潮再繼續時,腦中突然傳來一陣熟悉的聲音讓珊妮楞了一下「救我~~~~」這個聲音她記得,那是窗內伸出無助雙手所發出的,和那間陰暗儲藏室窗內的聲音是一樣的。

直覺告訴珊妮必需救它,但怎救?她望向仍一半卡在牆內的娃娃,珊妮決定救它,因為那天夢中她因為害怕並沒有去救窗內正被欺凌的它,現在她什麼都不怕「我會救你的~」珊妮心裡這樣想著,而且她好像聽到有人說了聲「謝謝」在她的腦中。

山壁的娃娃只剩小小的頭部內仍在牆內的同時,海水已將來到珊妮的胸前,但珊妮仍不停的用力的敲打著堅硬的山壁但濺上來的水花顯然比碎石子多的多,她雖然明白再挖下去,可能會淹死在這陰冷的山洞之中,但她的手就是無法停下來,並任由冰冷的水花不斷拍打著慢慢失去知覺得臉龐。

明顯早已體力透支的珊妮,雙手仍在海水中不斷的上上下下敲打著,不同的是每一下都帶著越來越大量的水花,而她的雙手也漸漸握不住十字鍋。但透過搖晃的海波紋她開始看到那娃娃的臉了、看到了那張她想看的臉,直覺上珊妮覺得她認識這個娃娃,在很久很久以前,她的雙手仍不停的動作著,腦中也不斷開始無意識不受控制的胡亂想著。

「珊妮~~~~~~~~~~~~~~~~~」

「珊妮小姐~~~~~~~~~~~~~」

「誰在叫我?」珊妮隱約聽到有機器的聲音在她腦中響著,還有那一張可怕又熟悉的臉,那張她好像渴望許久的臉容,在那張恐怖臉龐的背後正對著珊妮道謝著,然後珊妮再也想不起任何事~~~~~~~~~~~~~~~~~~~~。

一二三木頭人①③ 遊戲再度開始 end




全站熱搜

小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