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芙的淚水(3)

一輛急駛過彎道的小貨車,濺起了公車亭前漸漸擴大的水灘。

 

「該死!」我心裡咒罵著,視線隨著那輛藍色車身的貨車轉進了那條小巷。

 

數秒後,那輛車在那片藍車的鐵門起熄了火,司機前座的車門清楚的印著「米詩提甜點王國」幾個白字。

 

我不太記得下車走向鐵門的是男還是女,是一個人還是兩個人,我只記得我的心跳莫名的加快了速度,腳下則是來回的踱著步。

 

「肖年仔,你沒帶雨傘哦~。」剛剛那位親切老婆婆的聲音又在我背後響了起來。我這才發現我的髮稍早已沾滿雨珠。

 

「你A感冒啦~~。」我往裡縮了縮身子,然後望向細雨紛飛的天空,然後對著阿婆露出感謝的笑臉。

 

「麥賣陣去乎查某朋友,阿是某呷乎?」阿婆露出缺了門牙的笑容。我點了點頭,露出不太自然的笑容,臭頭卻是一陣酸楚,我不清楚阿婆有沒有看出。

 

「先生,你要不要先進來等?」門內傳來女孩的聲音,我側過臉一杯冒著煙的紙杯正迎向我。

 

「謝謝,不好意思。」我伸出雙手接了過來,女孩堆滿了笑臉指著牆邊的小凳子說道:「請坐,可以順便告訴我,你想買什麼嗎?我可以先幫你準備哦。」

 

喝了一口帶著溫暖的熱茶後,我望向空無一物的甜點櫃,企圖從一共四層的蛋糕架上找出我要的名牌。「這給你參考一下。」一雙白晰的雙手握著五彩的傳單,將我的視線吸引了過去。

 

「我要兩個黃金泡芙。」我指了指傳單上面那個看起來像是四角肉鬆麵包的甜點說著。

 

「好的,麻煩你等會兒。」我點了點頭,右上四十五度角傳來了一位女性的聲音,但那並不是我熟悉的聲音,再我抬頭前我就了解了。那是從掛在牆上的液晶電視傳出來的,畫面中有位漂亮的女孩正在介紹著這家店的各式甜食和糕點。

 

我一邊喝著茶一邊看著她逐個介紹每一樣甜點,看起來都好好吃的樣子。「先生,你的黃金泡芙好了。」和電視機裡同樣甜美的聲音打斷了我的思緒。

 

「你還需要什麼嗎?」女孩這樣問著,我低下頭這才發現原來空無一物蛋糕架上已經多了好幾樣甜點,我的視線停在她最愛的「草莓蛋糕」上。我微微的張開了口,卻什麼也說不出來,只好勉強的搖了搖頭,然後慌張的搖出張一百元的鈔票。

 

「噹」收銀機發出了聲響,我發現草莓蛋糕右邊放著我最愛的拿破崙派,之後是黑森林蛋糕和一種叫卡蒂娜的白色蛋糕,還有其他幾種口味的泡芙,有紅豆也有芋頭,當然也有原味-奶油口味的。我也這才發現原來我點的黃金泡芙內餡是用地瓜做成的,最後我的眼光停在最下一層數來第三個的蛋糕上。

 

「那叫戀草莓,很受女生的歡迎哦。」櫃檯裡的小姐用著親切的聲音為我說明著。「要不要順便買回去給女朋友吃吃看。」她將一個印有「米詩提甜點王國」的紙盒,連同一張發票遞給了我。我望了望那個叫「戀草莓」的蛋糕一眼,再次的搖了搖頭。

 

女孩用著謝謝光臨又帶了點疑惑的眼神送我出門,我在想是我買的太少?還是表情太過奇怪,還是那早已淋溼的頭髮太過顯眼?

 

走出店門時老天像是嘲笑我般的加大了雨勢,我抬頭望了望不斷飄下的雨滴。正打算再次冒雨跑向公車亭時,背後再次響起溫暖的聲音。「先生,你沒帶傘吧?這把給你。」女孩露出同樣親切的笑臉望著我。

 

「可是我~~。」正打算推辭時,女孩又接著說:「沒關係,下次帶你女朋友一起來時,再還我就行了。」

 

「我~~。」我揮了揮手,她像是要堵住我再次拒絕的話語又接著說:「我保證你女朋友吃了一定還會想再吃的,所以你就拿著吧。」她的笑容更加甜蜜也更加燦爛了。我還是揮了揮手,然後快速的跑向雨中,跑向公車亭,跑向回憶之後。

 

坐上了公車後,我望著窗外試圖想要回答剛剛那位女孩的問題。

 

「這不是要買給我女朋友的,當然也不是我老婆。」

 

「我是很想買給她吃,但我猜她並不想吃,也許並不想見我,因為我傷透了她的心。」

 

「我不是要買給她吃的,我只是想自己吃而已」我勉強的假裝笑了起來,玻璃車窗映著我那令人發噱的臉孔。雨滴則無情的敲打著那張臉孔背面的哀傷和悔恨。

 

我低下頭,不再直視窗外淋著雨的自己,眼神直盯著「米詩提王國」幾個字,水滴剛好落在那幾個字的中間。我分不清也不去管那是從髮稍還是眼角落下的,只是慢慢地舉起微微擅抖的右手打開了紙盒,裡面靜靜的躺著兩個包著紙袋的四角泡芙。

 

我小心亦亦的將其中一個泡芙拿了出來,一些泡芙上的碎屑因此散落在公車的坐位上。望了「黃金泡芙」數秒後,我隨手將裝著另一個泡芙的紙盒放在旁邊無人的空位上,左手架上右手雙手將泡芙硬是推向嘴邊。

 

往那泡芙咬去的當時,我很想將之舉向右上四十五度角,很希望這個泡芙沒有傳說和電視中介紹的好吃。於是我帶著猶豫的心和惶恐的嘴巴迎向那個滿是五味雜陳的四方形泡芙。

 

「好吃嗎?」右上角四十五度傳來熟悉的疑問聲。

 

「真他媽的好吃。」幾乎同時我回答了她,淚水從佈滿魚尾紋的眼角不聽使喚的湧了出來。

 

腦中突然浮現同為基隆人的歌手「羅志祥」在「大口吃遍台灣」節目中的一段口白。「好吃到你會流眼淚」他對著節目主持人介紹基隆廟口一家魯肉飯時用誇張的動作和口氣這樣說著。

 

「有這麼誇張嗎?下次帶我去吃吃看。」那個老愛在右上角的聲音又跳了出來,那是她在看到那段節目對我說過的話。

 

「真的很好吃。」我在心中將剩下的那塊泡芙推向右上角。我還是不清楚是不是真的有東西會好吃到讓人落淚。

 

我更不確定我在打下「end」時淚水是否沒有經過我的同意再次滑落。

泡芙的淚水(4)

「就是這家店嗎?」志生一邊將車子停在不算寬的馬路邊,一邊用下巴指著對面那家掛著藍色招牌的甜點屋。我輕輕的點了點頭。 

「你真的不吃
?」下車前志生再度向我確認。我還是搖了搖頭。
 

遠遠的我望向那間小小的店面,裡面同樣有位穿著像是制服的女生,對著正排隊的顧客親切的招乎著。但事實上我跟本無法確定她是不是堆著和那天同樣的笑容,更不確定是不是同一張臉,只是我心裡這樣期待著。

 而我不下車的原因,竟是怕她會認出我是幾天前才來過的怪男人。

~~正確來說,我應該是怕她對著我說:「怎沒有帶你女朋友來呢?」我內心深處快要滿出的情緒這樣糾正著我,於是我側過頭望向那八成是「基隆河」的河流。 

「果然很好吃~~。」這是志生第一口咬下泡芙發出的感嘆聲。 

「當然好吃!」我試著回憶泡芙的味道,卻連樣子都記不得清楚。 

「四個角角邊非常的酥脆,地瓜內餡又香又綿,還有一點點冰冰的爽口感。」是這樣的味道嗎?我望了望表情寫著滿足的好友。 

「不過這應該不適合我帶著飛越台灣海峽吧?」志生將一個泡芙盒子推向我,然後將排檔往前推了推,車子緩緩向前滑出。 

「你應該不是因為泡芙好吃才流淚的吧
?」當車子開進「瑞萬快道路」時,志生見我沒有回應,於是又開始追殺了起來。我還是沒有回答,更沒有任何表情。「泡芙到底是什麼味道?」我試著舔了舔嘴唇。
 

「你懂個屁呀!」我將視線再度移回快速掠過的山景。我當然明白不愛甜食的志生為何拉著我跑到九份山腳下,又假籍要買個他老婆,但我心裡還是對著他咒責了一句。
 
「真是雞媽媽的媽媽。」車子剛好駛過重慶北路的出口,我下意識的將目光停了下來。

我腦中又再一次響起那首名為「聽說愛情回來過」的副歌,至於那是誰唱的我一點也不在乎,只是只是~~~ 

「真的很好吃~」這次我沒有再咬手上的泡芙,只是眼角同樣泛著淚光,當然她同樣不知這泡芙到底好不好吃,我也同樣不清楚是不是有樣東西可以好吃到讓人落淚。 

「所以,你還是想親自帶她來吃
~對吧!」這個死傢伙又再次拿著「關心」的利劍無情的刺穿我脆弱的靈魂深處。只是,我一點也沒有把握還有沒有這個機會,更不確定她會不會喜歡這個令我落淚的「黃金泡芙。」
 

但這次我沒有再讓淚水滑落,只是讓它流向心底的最深處。我將:

「有一種想見不敢見的傷痛,有一種愛還埋藏在我心中,我只能把你放在我的心中。這一種想見不敢見的傷痛,讓我對你的思念越來越濃,我卻只能把你把你放在我心中。」一個字一個字打進簡訊中,發件人上也打上那組我打過幾千幾萬次的電話,發抖的右手指遲遲無法按下,掙札了幾分鐘後,我按下了。

對著「刪除」那兩個字按了下去。

 

 

全站熱搜

小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