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夜訪客

「一二三、木頭人」女孩開心的數著。

「一二三、木頭人」女孩猛然回頭,她的朋友們一如往常的從樹後不遠處慢慢地接近自己。

女孩重新趴回樹上再度喊著「一二三、木頭人。」

突然她覺得一陣涼風侵襲背後,朋友的爽朗笑聲中夾雜了幾聲「哈哈哈~~~」陌生的輕笑聲,女孩心裡為之頓了一下。

一如之前遊戲一樣,有人在他的肩上拍了一下,這代表著他該立刻回頭,而他的朋友們也要開始往後狂跑。女孩心頭湧起莫名的恐懼,她暗思著上一次的回頭,離她最近跑的也最快那位裝著牙套的女孩,離自已仍有一段距離,為何會這麼快就拍到自已?

女孩本能的轉身回頭一看,眼前一個可怕又熟悉的怪物臉孔正緊緊的貼在自己的眼前。

「哇~~~~~~~~~~哇~~~~~~~~~。」珊妮一陣驚叫後,顯然被這個夢給嚇醒了。在過往的夢中她和兒時玩伴一同玩這個遊戲不下百次,但總是十分的愉快,從來未曾出現那樣的怪物。驚魂未定的汗珠沿著額前一小欉紛亂的流海滴在她雙手緊抓的白色枕頭上,她努力的回想著那張駭人的臉孔為什麼會讓他有一聲熟悉的感覺,是不是他曾見過那張臉?

當他想的出神時。「碰~~碰~~碰。」樓下的大門傳來急促的拍打聲,珊妮再次被敲門聲給嚇的跳了起來。「老公不是明早才會回來嗎?難到中途出了什麼事,提早回來了?」珊妮心裡這樣想著,「如果不是又有誰會來敲門?」床頭櫃上的電子鬧鐘,正顯示著11點剛過5分。

這是座人煙稀少的小鎮,古堡式的孤兒院又三十多年未曾有人住過,照說沒有人會來造訪,況且還是在這樣一個漆黑的夜晚。這一天夜又來的特別早,整個小鎮籠罩在一片灰濛濛的霧氣中。外觀還來不及整修的古堡,看起來更顯得格外陰森,像足了電影中的鬼屋,但現在卻有人膽敢在鬼屋敲門。

「碰!碰!碰。」大門又傳來的更急更重的敲門聲,好像在警告著屋內的人快來開門否則下一步就是要撞破門了。

「到底是誰?」珊妮心裡想著,同時捉起了掛在床頭的披肩往樓下慢慢地走下去,年久失修的木質地板因此傳來「吱吱」之聲。

往大廳走下的同時「是誰??」珊妮故意大聲的叫著。這一來可以確認來者是誰,二來也可以為自己壯壯膽,但此時大門的拍打聲卻反而意外的靜了下來。

「難倒是偷兒?」珊妮緩緩靠近大門,眼角從窗戶望了出去,濃霧卻讓她完全看不清窗外的景像,卻清楚的聽見窗外傳來鞦韆擺動的聲音。

那些規律的「軌~~軌~~軌」聲,在寂靜的深夜聽來就像窗外充斥著無數正尖嘯的鬼魅,這讓珊妮全不禁毛骨聳然。為了一圓夢中那個多年來的心願,而選擇回來這孤兒院,她開始存疑這個決定是對還是錯。

珊妮右手輕觸那扇冰冷的大門,當她皺起左眼並用右眼從小孔中偷窺而出時,一絲幽暗光芒透入瞳孔。

「碰~~碰~~碰~~碰~~」一連串又快又急的撞門聲,再度響起,這讓珊妮踉嗆的往大廳倒退了好幾步「登~~~~~~~~~~~~~~~~~~~~~」。

清脆的鋼琴聲又將已如驚弓之鳥的珊妮再次嚇的魂都差點飛了出去,她不禁低頭看了一看誤按琴鍵的右手,門口這時傳來沙啞的叫門聲「有人在嗎?」

「你~~是~~誰?」珊妮一聽那像是老婦人的叫門聲,深深吐了一口氣後問道。

「我是這小鎮的社工,有件重要的事想煩請你們配合一下。」門外沙啞聲繼續道。

「社工?這麼晚了有什麼事?」珊妮口氣和心理同時打了個問號,但右手卻往門把手握了過去。也許是她確定叫門的是人後心中一寬,但卻也忘了如此的深夜,家中又沒有男人在實在不該開門讓陌生人進來。

「妳好,這麼晚了打擾妳十分不好意思。」一隻看起來皺巴巴的右手拿著張名片從門縫慢慢的遞了過來。

珊妮從門縫透過幽暗的門燈望了這夜半訪客一眼,並道:「有什麼事嗎?非要在這麼晚的時間來拜訪?」她盯著門外滿臉盡是滄桑的老婦人。

「哦,事情是這樣的~,可以請我進去坐著嗎,人老了沒氣力了,光從家走到這就不行了,雙腳發軟著~呵~~呵~~」老婆婆用著差點喘不過氣的笑聲說著,眼角卻不老實穿過珊妮不斷往大廳瞄去。

「這~~恐怕~」對於這樣一個看來極為體弱的訪客,珊妮本早該讓她先進來再說。但這深夜突然來訪的婆婆一來來意不明,二來下午出門的先生一再叮嚀她不要讓任何可疑的人進屋。因此雖然不禮貌,珊妮仍想回絕對方。但當他要開口時,頭上戴著一條破毛線披巾的老婆婆突然道:「是有關傑克的事?我想當面和妳們求證一下?」

「傑克?哦那麼請進?傑克有什麼問題嗎?」珊妮左手將門邊的鐵鍊取了起來,右手將門把往裡拉。「請進。」對於珊妮態度上的轉變,老婦人回報以一個極為詭異的笑容,珊妮的心頭隨著老婦人身後吹進的陰涼之風抖了抖。

「事情是這樣的,我今天早上才接到上面的公文,你們帶著你們認養的小孩來這定居是吧?就是傑克?」老婆婆一邊慢慢的走向大廳那張黑色牛皮沙發,一邊抬頭望向通往二樓的階梯。

「傑克和他的父親出外辦事去了~~~」珊妮一說出口就後悔了,她本來的用意只是單純想保護傑克,卻無意中將他先生不在的事說溜了嘴,幸好進門的只有這個老的快走不動的婆婆,珊妮相信要是眼前這個老婆婆要對自已不利,她估計自已還有自衛的能力。

「哦!小男孩不在?那就太好了,我還擔心一會要談的事讓他知道了也許不太好,我相信你們夫妻也想盡量不讓這可憐的孩子知道的太早吧?」老婆婆身子往沙發後輕輕的靠了靠,背脊立刻傳出一陣陣輕脆的骨頭聲「啪勒!」。

「你指的是傑克不是我們親生一事?」老婆婆只是雙眼再次望向二樓走廊一言不發。「這事我們早在他六歲生日那年就告訴懂事的他了。」珊妮心理再次責怪自己不該讓這奇怪的老婦人進來。

「是嗎?原來如此,不過我今天來的目的並不是為了這件事。」「呵呵呵」老婆婆又用那聽來噁心又令人不舒服的笑聲說著。她用輕微顫抖的右手從肩上揹的大包包中,辛苦地掏出一本封面已破損不堪的資料夾,並將之遞到小圓桌上,接著用雙眼視意著古堡新的女主人。

「這是妳們提出的申請是吧?」老婆婆慢慢的收回又皺又佈滿斑塊的右手。

珊妮將資料夾中的一分文件翻了一下並點著頭「這有什麼樣的問題嗎?」

「那一份是沒有問題,不過這一份可能就有點~~~」老婆婆又從包包中掏出另一份看起來較新文件夾。

「那是~~~~~~~~~」珊妮喉頭發出未曾聽過的聲音。

「我想妳們是刻意隱瞞這件事吧?是為了傑克還是?」老婆婆用一種讓人極端不舒服的眼神異望著一位開始心神不寧的母親。

「這個小鎮雖然不大人也不多,但我想他們並不歡迎你們,哦也許該說不歡迎那位可愛的小朋友。」老婆婆用手指著二樓走廊的盡頭。

「我不清楚這小鎮有這樣的規定,也不清楚這個國家有這樣的法規,非得將每一個人不想讓外人得知的隱密私事,都老老實實的攤在陽光下。」珊妮將手上的文件甩了甩。

「我們的目的也很單純,只是希望你們夫妻可以考慮離開這個小鎮,如此而已,也許這樣對傑克和這個小鎮都有好處,還是你們回到這別有目的?」老婆婆用著陰森又充滿疑問的眼神問著已開始耐不住性子準備下逐客令的珊妮。

「這是我們的自由,這是我們合法買的房子,我不知我們為何要離開這裡,更不清楚你們有什麼權利能強迫我們非得搬離這裡。」珊妮站了起來,並將右手指向大門,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當然!我們沒有資格也沒有權利強迫你們搬走,但這件事一但讓可愛的小男孩知道,這可就~~~他不是常常問他是生什麼病,為什麼老要吃藥?」「呵呵呵」這是第三次珊妮聽到這恐怖的笑聲,她再也不想聽到第四次。

「請吧!這件事不用你擔心,如果你有什麼法律可以強迫我們搬家,那就拿出來吧,如果沒有,那就請便,以後再也不準你踏入這座私人的庭院」老婆婆看著珊妮快速走向大門並用力的打了開,再次做出逐客的動作,老婆婆只得慢慢起了身,但卻再次望向二樓走廊,這讓珊妮又提高分貝說了句:「請」。

一向對老者心懷尊敬的珊妮,第一次對老者如此的不敬,但她此刻心中卻是滿滿的恨意。眼前的老婆婆不止沒禮貌的深夜來訪,還刻竟挑起她心中的痛,珊妮恨不得一腳將她踢出大門。

珊妮用眼神催促著老婆婆慢慢如爬行般的步出大門,這位不速之客卻仍不肯放過珊妮似的說道:「我希望你們可以好好的考慮我的意見,這樣對大家都好。」珊妮看著老婆婆慢慢的走過自已的身前,雙手放在門邊,正打算當她一走出大門就用力的將大門甩上。

「小珊妮,歡迎你回來。」「呵呵呵。」第四次聽到這可怕的笑聲。一陣暈眩感立時湧了上、胸口隱隱作痛、胃液不住的翻滾,珊妮只得將微晃的身子緊靠著厚重的木門。當他回過神再次從門縫望出去,卻已不見老婆婆的身影。珊妮心中大驚,但她實在沒有勇氣追出門外,看清楚那令人作噁的老婆婆去向。

「管她去了那,只要不在她的房子就夠了。」珊妮心中這樣想著,但她卻十分清楚剛剛的暈眩絕非來自那令人毛骨悚然的第四次笑聲。

珊妮緊緊的關上門,並把門上三道鎖全數的扣了起來,然後慢慢的走向沙發,全身虛脫的坐了下來。雙眼雖緊閉著,但耳朵卻不斷的響起「小珊妮,歡迎你回來」這句令他震驚不已的聲音。

珊妮忘了多久沒有人這樣叫她,那叫聲雖然陌生卻又帶了一點熟悉感,奇怪的是她又完全想不起來曾在何處見過那位老婦人,這讓她不禁再次想起今晚他夢中所見的那張臉一樣,同樣是即熟悉又陌生。

珊妮雙眼睜開時,兩眼的焦距停在桌上的那份文件,她用微顫的右手再次拿起那份文件,打算翻開文件的右手又突然的停了下來。珊妮起身走向大廳右側通往廚房的走道,老舊的地板因為寂靜的深夜以及珊妮的快步走動輕輕的發出「達~達~達~」聲響。

珊妮迅速的走入廚房,步向緊靠右邊牆角的櫃子,那是一個高度和珊妮差不多高的木製櫥櫃,很多家庭的廚房都會有類似的櫃子,看來一點也不起眼。

櫃子的中間有兩個帶著鎖的抽屜,珊妮將右手伸向右邊那個崁著綠色玻璃珠的小握把,將手上的文件丟了進去,並快速將抽屜重新推了回去,接著將綠色玻璃珠下方那隻古式銅色小鑰匙輕輕的轉了轉,最後將它緊緊的握在右手上。鎖上抽屜後的珊妮就像完成了一件大事似的深深吸了一口氣,又緩緩地吐了出來,藉以安撫自已的情緒。

「愛滋檢驗-----------(陽性)」這幾個字是數年前領養了傑克後,某次傑克因高燒就診後才發現的惡夢,這幾年不曾間斷的在腦中一再浮起。

當珊妮轉過身正想離開這個藏著祕密的廚房時,幽暗的走廊傳來一陣急促的跑步聲「達達達~~~~~」珊妮的心中起了一個結,將她的心整個糾了起來。就在珊妮強壓下驚魂未定的心想看清前方時,那快速接近的身影已在廚房略顯昏暗的照明下,殘像般地慢慢浮現在她那雙帶著驚恐的眼神之中。

「是~~~那~~~張~~~臉?怎會從夢中跑出來了?」珊妮的瞳孔不斷的放大,喉間不斷發出毫無意義的音節,想轉身卻發現雙腿早已不聽使喚的釘在地板上,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那張帶著恨意的臉龐不斷的靠近自己。

   一二三木頭人(3) 惡夜訪客 END

創作者介紹

【小虎食夢網】台北捷運美食地圖

小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